台灣的同人誌資料集中網
已收錄 同人誌:32,676本| 同人周邊:33,482件| 同人社團:5,645
歡迎來到台灣同人誌中心 登入 註冊
平誠印務-同人誌專區
拉絲貝莉爾之城!給愚蠢的冒險者們色情的制裁(日文原版).com.tw
首頁 » 同人誌 » 【刀劍】堀川國廣x和泉守兼定小說本「緋色/群青」

同人誌作品完整介紹

【刀劍】堀川國廣x和泉守兼定小說本「緋色/群青」

本子資料
  • 作者:

    月飴社團:月飴

  • 性質屬性:女性向 線上遊戲 小說本
  • 規格:A5右翻
    出版日期:
  • 頁數:46頁
    裝訂:無線膠裝
  • 售價:200元
    內頁:黑白影印
  • 本子中心:歷史 土方組 堀兼
特別說明
量少
其他說明
20000↑字46P








緋色/群青








「兼定⋯⋯」低喃著自己名字時的發音很特別。
「兼定⋯⋯」像是先將發音咀嚼過後再從舌尖送出。
「兼定。」那把聲音令他混身發顫。
身旁纏繞已經放棄刀之靈格的妖刀、黑色的霧氣爬在他的配刀四周,跟隨在他身後的附喪神都是些只欲遵從嗜血慾望的妖化邪刀。
——唯有那一個人不樣。那個彷彿站在毀滅中心的少年,眼角帶著微微的笑意,但那雙眼睛並沒有在笑。「兼定⋯⋯」格外溫柔得甚至會叫人感到情色之感。和泉守兼定抬頭看向那個站在岩石上笑著的少年。

「和泉守!」當他回望大喊著他名字的加州清光時眼中一定是帶著驚恐吧?

緋色/群青

離開本丸相隔兩天,越過不同時空,夜戰跟遠佂部隊終於回到了他們的「家」栗口田的孩子立刻就跑到一期一振的身旁,你一言我一語的吵吵鬧鬧。
堀川國廣慣性的四下張望。那個總是在他四周吵嚷的青年並沒有出現。正當他打算嘗試叫一下對方的名字時,不知何時走到堀川背後的三日月宗近安靜的說:「和泉守的話歌仙正在幫忙手入。」
堀川回過頭看著深藍髮色的男人。「是嗎⋯⋯」他輕嘆了一口氣。「沒有辦法呢⋯⋯」
受傷一事不管是在他們仍是日本刀時還是得到肉體後都時常發生。雖然擔心,但也不能每次也大驚小怪。何況他們現在的主人似乎有種神奇的力量,只要不是折斷了本體,那個據說來自未來的人總有辦法復修所有傷害。
「我先去看看有什麼事能幫忙。」
「稍等一下,堀川。」三日月叫住了堀川。「最近這次遠佂有發生過什麼事嗎?」
「嗯?」堀川疑惑的回答:「沒有。那我先失陪了。」他對三日月禮貌的露出微笑後便揉著手腕喊著「我回來了!」走向大門。
站在原地三日月卻摸著下巴,瞳彩中帶有月牙型狀的藍色雙眼若有所思的看著堀川離去的背影。
晚飯的時間飯桌上永遠也齊不了人。一眾的人化刀們有太多的任務,太多事要忙。因為他們就是為了防止歷史被亂,而得到人類的身軀去協助現任的主人處理那些意欲改變歷史,同為附喪神的傢伙。所以一群人——暫時就稱他們為人吧。他們總是聚不到一塊去。不是有人在外遠佂就是在外出陣,偶然還有人會因為受傷而休息。但是基本上沒大事的話大家都會願意一同坐到飯桌旁來。手中捧著剛從大釜中煮好的米飯,吵吵鬧鬧的,仿佛他們真的就像個人類。
堀川心不在焉的一直往身旁空著的位置看。和泉守兼定似乎還沒有照料好傷勢,因為就連歌仙兼定也沒出現。堀川對此感到納悶。本來香甜的米飯在口中也味同嚼蠟,完全吃不出味道。
突然廊外傳來了由遠至近的腳步聲。原本堀川還期待著來者會是和泉守,可惜那一聲聲的木材聲響太過平穩,完全沒有和泉守那前腳剛伸出去,後腿便急不及待想要追上,結果弄出一大堆聲響的煩人勁。
「誰有空可以給我兩份飯菜?」歌仙兼定從門後探頭問道。
伸手制止準備要站起身來的一期一振,堀川回答門外的青年。「我來吧!」
他偷偷的幫和泉守多加了些淹菜。因為那個人就跟兩人以前的主人一樣,非常喜歡醬菜。另外他也多給了兩人各一小盤明太子跟王子燒。
準備好後他才棒著食盤走到門邊。「我幫忙拿過去吧?」
「不用。」歌仙兼定彎腰接起了食盤。「晚上叉是夜戰吧?」他說著的同時瞄了堀川一眼。「稍微休息多點會比較好。說罷他便抱起食盤踏出門口。
「歌仙先生!」堀川連忙追上紫髮的男人,而對方也在廊上停住了街步。
「兼先生傷得嚴重嗎?」
「除非本體斷了才能夠稱為嚴重吧?」歌仙嘆出一口悶氣。「所以他還活得好好的,至少還會嘀咕著肚子餓了要我出來拿飯。」
聽到勉強算是和泉守的兄長歌仙也這麼說了,堀川總算放下了點心。只是一直沒見到和泉守這一事令他意外感到彆扭。
「那麼⋯⋯」堀川緊張的搔著自己的手心「我可以去看一看他嗎?」
抬頭瞧見歌仙眉心糾結的模樣,堀川直覺這是拒絕的表現。
「出征後再說吧。」果不期然得到了拒絕的回答。
堀川站在走廊,看著歌仙兼定拐了幾個彎終於消失在他視線中。他沒有說話,踩著寒意可穿透襪子的木版,一個人走回了房間。
他走進沒有點燃蠟燭的和室,他已經好久沒有剩下一個人待在這房間。自從和泉守出現以後,他們就一直共同分享這個房間。

堀川記得,剛得到肉身時他老在房間的中央,想著:或許明天就能見到兼先生了。
就如同舊日仍舊是身為土方歲三配刀的日子裡一樣,兩人也一定會再次相依。
但時間流逝,房間仍然只有他一個人。
直到他某天跟清光閒聊時,對方無意識的說了一句:「主, 好像鍛出了和泉守兼定⋯⋯」
他奔向鍛刀室,看到的是那酷似土方歳三的美麗男子。

堀川嘆了口氣,系好護手的繩子,再將本體刀——脇差.堀川國廣插入腰間的刀帶。
這兒的每一把刀都想趁能回到過去,再一次看到某個人吧?但當這種情緒化為現實之時的感覺實在是言語或是一切所難以形容。他們就身處在過往的時空,站在曾經的主人身旁,於無人可視的空間中與不存在的異物戰鬥⋯⋯那是多麼詭異的情景呢?更甚者,他們更是可以一而再,再而三的回到同一地點。
「這是夢。」當大和守站在凌亂的室內看著沖田總司被他人扶出時他輕聲開口。不是:這就像夢。而是肯定的形容此刻便是虛幻。同時看著地上缺角的日本刀,清光也無奈認同。「的確。」
堀川看著兩人然後又看了看經過自己身旁的高大男人。
這是否如同夢境?他認為自己無法說得上。
「回去吧?」也許他的聲音不該如此冷淡。大概應該再帶點眷戀。他無法做到。
回到城內換上睡衣,但堀川無法入眠,房間泌入早上藍色的晨光。冰冷丶無聲,會令人聯想到無機的玻璃。不同於同樣冰冷的寶石,而是更加的⋯⋯要說為什麼的話,堀川會說石頭之中有著生命的火花,但是玻璃只是純粹的人造物。就如同兵器一樣。除了在使用者或時光之中才有可能得到升華,獲得不可能擁有的魂,進而孕育出魄。
魄為七情。他是何時擁有的感情的呢?
方才於池田屋所見,站在土方歲三身旁的年輕隊士的確是土方歲三的堀川國廣。
藍色的雙瞳中空無一物,就似兩顆玻璃珠一樣。混身的尖銳氣勢彷彿能刺穿手中刀鋒所及的一切。
堀川站在那兒,打量著那臉上的所有表情。腦中冇種揮之不去的怪異感。
堀川沈默了一陣後走到了書桌旁,打開抽屜拿出了一面鏡子。他注視著鏡中的倒影,卻不知自己是在尋找什麼。

「冒牌貨。」

寂靜無聲的室內突然響起一句清淅的低語。
堀川背後的肌肉一下就變得綁緊。他進入備戰狀態的瞬速回頭,卻只是看被自己翻過的被子。
但是那句話太過真實。
他吐出長長一口氣命令自己冷靜下來。可是同時門廊外又傳來了木板的磨擦聲。這次黑髮的少年立即便衝到了門邊,在那裏他看到的是——
「土⋯⋯方⋯⋯先生?」
那個高挑,有著漂亮黑色短髮的身影正背向著他。於清晨曖昧的光影中,好像堀川動作稍大,他便會消失飄散,化為虛幻。
不過稱呼才一出口堀川已知錯誤。那並不是土方歲三。
「兼先生!」他按捺著喉嚨中的聲調,以一種結巴的奇怪聲音開口。
而這次,原本楞在厚地的人終於轉過身來。微向上挑的鳯眼框著濃煙的睫毛,在那之下藍色的眼睛就像閃爍火光的寶石。
堀川瞪著眼睛,是因為除了束在胸前的髮辮以外,他的拍檔;和泉守兼定那一頭如同黑色絲綢般披散在身後的長髮消失了。它們就變得如同土方先生的頭髮一樣,簡單清爽的半掩著後頸。
「國廣⋯⋯」和泉守的聲音輕得像是呢喃。他似乎有點疑惑的看著眼前人。隨後才展開了笑。「歡迎回來。」
「兼先生!你的頭髮!」
和泉守很珍惜他的頭髮。要這麼說也並非正確。留著一頭會叫女人妒忌長髮的青年從不會在意頭髮的保養諸如此類的事。但明明是連活動都會造成防礙,甚至是困擾的長度,他仍舊沒有動過剪短的念頭。而那名青年,他那一直披散的長髮現在卻消失了。因不能理解而受到沖擊的堀川向前走了一步,對方卻同時後退。
「只是之前出陣不小心被割斷了。」他不著聲色的與堀川保持著距離。「二代哥替我暫時剪短了。手入完畢就會長回來了。」
身體上的傷害對他們而言並不陌生,堀川所在意的是和泉守那微妙冷靜的態度。
和泉守兼定身為得到和泉守刀匠所鍛治的兼定而有著名匠之手的美。這不是指女性的柔美而是工藝上的精美,在外表上言論,比起漂亮他確實更適合帥氣一詞。但對比於外表,和泉守的個性更加貼近他本身稚嫩的刀齡,也就是——孩子氣。外人看來堀川跟和泉守間一直就是少年跟隨在和泉守身後,只是就心理上來說也許是完全相反的一回事。不過堀川不在意,這種誤會對他根本無傷大雅。身為脇差他也習慣了外表永遠固定在少年時期。他所在意的是——
「發生了什麼事嗎?」
和泉守不是那種溫呑的個性。急躁的部分大概比較像是土方歲三年輕時的映照。所以當他表現得欲言又止,更久得連原來寂靜的空間都開始傳來了鳥兒的聲音時,他才簡單的回了一句:「沒有。」
「不回來嗎?」
這時地上的水氣遇見開始上升的大陽,帶起了一抹薄薄的霧氣。
「入手完成以前我會待在二代兄那邊。」
「是這樣嗎⋯⋯」他想要和泉守回到他的身邊。可是對方卻在言語動作間表現出拒絕。
「國廣也要好好休息。」看著那平常會叫他悸動的微笑,只刻只剩下疑惑。
堀川看著和泉守拖著腳——他大概大腿肌肉還沒好,或是有傷。不願牽動疼處而變成了這樣。他就只有站在原地,看著和泉守消失在窄廊之後。
「到底是怎麼了?」他站在魚池旁,看池中魚揚起連渏,將他的倒影打散。但是那個影子似乎有點不對勁。他應該是穿著紺鼠色的寢衣,但⋯⋯淺蔥色?堀川並沒留意魚兒們倏然靜了下來。他只是直挺挺的看著在水波平靜下越發清晰的倒影。

「冒牌貨。」

聲音突然從身後傳來時他立刻就回過了頭。卻沒有想到一雙蒼白死灰的手從水底緩緩伸出⋯⋯
那一扯連呼叫的聲間也沒有留。堀川被拖進了水底,有些什麼正緊緊壓著他的肩膀。
「——!」夾雜水泡而無法辨認的聲音鑽進耳中。「——!」慘白的手指在混亂中於他眼前晃過。
他捉著那隻手,倏然回頭——
上傳於: 2016-07-30

檢舉此作品

其他相關作品

留言討論

您必須 登入 才可以發表或回覆留言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