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的同人資訊集中宣傳、交流平台
已收錄作品 同人誌:45,218 周邊:55,705 社團:6,877
歡迎來到台灣同人誌中心 登入 註冊
首頁 » 同人誌 » 黑籃本/格蕾思琳/ 哲君 上下 +預購贈品含簽名卡

同人誌作品完整介紹

黑籃本/格蕾思琳/ 哲君 上下 +預購贈品含簽名卡

本子資料
  • 代理:

    香吉士工作室代理社團:香吉士工作室

  • 作者/社團:格蕾思琳
  • 性質屬性:女性向18+ JUMP系 小說本
  • 規格:A4左翻
    出版日期:
  • 頁數:未定
    裝訂:無線膠裝
  • 售價:740元
    內頁:其他
  • 本子中心:以為黑籃人物為主,都有出場
特別說明
有特典 A5小畫報+書卡+簽名卡
量足 接受簽名
其他說明
敝工作室為幫宣及負責台灣訂購出貨,圖文已獲授權
宝宝信息:简体横排。内有8张插画。

本数:2本/套。

字数:40万。

尺寸:32 开,14.5X20.5厘米

书价:740元台幣





试阅:

帝光旧梦



帝光界
苍劲有力的三个大字,刻在一块石碑上,立于山脚之下。
也就是说,越过这块石碑,就是帝光书院的地界了。
这座名震霓虹国的第一书院,坐落在“崇文”和“尚武”两座名山之间。
据说书院里头的老师,都是隐居在此的世外高人,名士剑客。
他们已经看破红尘不问世事,却喜欢在背后指点江山,让自己的学生们出来叱咤江湖。
从这所书院走出的学生,都是霓虹国里响当当的人物。
也因此,虽然知道孩子要经历诸多磨砺,许多望子成龙的家长还是愿意把孩子送来这里读书。

帝光书院并没有什么入学门槛,学生不论身份贵贱均可入读。
当然,前提是你要先越过崇文山,通过重重关卡,来到书院门前。
并且,在入读的过程中,如果不能通过老师的测试,就会被赶出校门。
所以,真正能从帝光书院毕业的学生,其实寥寥无几。
不过,只要能从书院毕业,将来必定前程无量,甚至能成就一方霸业。
帝光书院每年招生一次,转眼又到了新生入学的时间。

马车的车轮滚滚,车夫在前面快马加鞭。
坐在车里的黄发小孩低着头撅着嘴,衣角已经被他拧得皱巴巴的,眼泪在眼眶里打着转儿。
“怎么了呀,凉太?”身边的父亲拍拍他的肩膀道,“打起精神来。”
“爹爹,”小孩儿抬起头,声音弱弱的,“孩儿想起要和您分离三年,心中十分忧伤。还是请您让我就读一家普通书院吧,这样才能天天见到爹爹……”
如此楚楚可怜的表情,如此娇声弱气的哀求,要是换做别人,心早就化了……
可惜,对手可是他的父亲——这世上最了解他的人。

“哈哈,小凉太!都快到了你还不死心?”父亲捏了捏儿子的小鼻子,“这次爹爹可是下定决心亲自把你送到这里的,你是逃不掉的了!”
“哼!臭老头!诅咒你秃头!”
小孩儿见欺诈不成,气鼓鼓的撇过了头,原形毕露。
“哎呀,这可不行~~爹爹要是秃头的话,城里有好多姑娘要伤心的~~”
男人从怀里掏出一面小镜子,对着照看仪容。
虽年近五十,却是容光焕发神采奕奕,看起来像是三十出头。
懒得看自己的父亲,小孩儿抹掉眼里伪装出来的泪水,掀起车帘看向外面。

黄濑凉太,十岁。
霓虹国首富“海常商号”老板唯一的儿子。
黄濑老板英俊潇洒风流倜傥,一共娶了一妻六妾,生了十二个女儿。
一直到十年前,才得了凉太这个儿子,家中上下欣喜若狂。
小黄濑几乎是在蜜糖罐里长大的,自小就被家人捧在手心里宠着。
不仅长相漂亮,又是油嘴滑舌,深得家中女眷喜爱。
黄濑老板知道这个儿子像极了自己,若是让他在女人堆里长大,将来不会有太大出息,于是狠了狠心,决定将他送来“帝光学院”磨砺磨砺。
但是在家里骄纵惯了的小黄濑却不愿意吃这份苦,想尽一切办法撒娇求情。
可惜胳膊拗不过大腿,最后还是被他父亲抓来了。
目前两父子正在闹别扭中。

当然闹别扭的还不只黄濑一个。
“今天的幸运物是小兔子布偶,你怎么能忘了带这么重要的东西!”
绿头发的小孩沉着脸,正在训斥自己的书童。
“绿间少爷,真是对不起,收拾行李的时候忘记带了……”
“尽人事待天命!今天的人事未尽……不行,我们调头去找兔子布偶!”
“可是少爷,要是现在回去的话,入学的时间早就过了……”
他们家少爷在这些奇怪的事情上相当执着。
人家出门,行李都是衣服和日用品,只有他家少爷,马车里塞满了各种各样奇形怪状的“幸运物”。
今天他占卜之后,幸运物是“兔子布偶”,偏偏这个在一堆幸运物里面就是找不到!
于是就闹起了别扭。

“呐,小真。”身后传来一把温柔的声音,“不介意的话,先用这个吧。”
绿间回头望去,高尾和成正捧着一只用纸折成的兔子。
“兔子布偶一时之间找不到的,不过这只也算是兔子,就先顶着吧。”
身为绿间的好友,高尾知道要是不弄出只兔子来,今天他都会焦躁不安。
不过这只兔子嘛……?“真难看。”
耳朵一长一短,脸都折歪了。
高尾带着哭腔说道:“小真好过分,怎么说也是人家辛辛苦苦折出来的……”
“好吧好吧,那我就勉为其难地收下了。”绿间撇过头道,“不过我是不会道谢的。”

绿间真太郎,十岁。
秀德城宰相右大臣之子。
天资聪颖,饱读诗书。
年纪轻轻对政事就颇有见地,被父亲寄予厚望。
笃信天命,奉行人事。
是个做事认真努力又有一点别扭的孩子。
现在手里拿着那只丑丑的纸兔子,终于安静下来了。

当然也不是所有孩子都不喜欢来帝光书院,有一个还是相当兴奋的。
“喂,老头!你的马就不能再快一点儿?”
“闭嘴!”魁梧的男人往小孩头上擂了一拳,“谁是老头!”
男人身下骑着黑色的高头大马,在官道上疾驰如风。
坐在他身前的黑小孩还在嫌慢,心想要是我来骑的话,一定比你更快!
可惜他的双腿还未能勾到这种大马的马镫,现在也只能被人押着。

其实他并不是读书的料,去帝光书院也不是为了念书。
而是听说了霓虹第一剑客就隐居在帝光书院,就想偷溜出来拜师。
不过还没迈出门槛就被自家老爹逮到了,只好把事情和盘托出。
“我还以为你要干吗?早说嘛!走!”
黑小孩还没反应过来,就被他爹拎上了马。
“爹现在就送你去帝光书院!”
男人做事雷厉风行,一旦他认为是对的事情,就会马上去做。
在这一点上,爷俩的性格倒是如出一辙。
当然两父子还有一样相同的就是肤色,快要和胯下的黑马融为一体了。

青峰大辉,十岁。
桐皇城城主之子。
喜欢捕蝉和小龙虾。
喜欢女人的大胸脯。
不过最喜欢的还是剑道。
“臭老头!让你欺负我!等我成了霓虹第一剑客,我要你好看!”
“咚”的一声,头上又挨了一拳。
“好啊,我等着!”
男人恶声恶气,眼里却对自己的儿子充满自豪。

除去那些厌恶和兴奋的孩子,还有一种人既不厌恶又不兴奋。
说白了,就是不在乎。
紫发小孩把桂花糕塞进嘴里,又去摸旁边那包绿茶和果子。
对他来说,只要还有这些生命的食粮,去哪儿都一样。
“喂,敦!你有在听我说话吗!”
身边的老头对他怒目而视。
在他看来,这是他紫原家最不争气的儿子。
其他兄长不是征战沙场立下赫赫战功,就是努力读书谋得一官半职。
只有这个小儿子最不省心,既不崇文又不尚武,整天就只知道吃、吃、吃!

“我说过跟我说话的时候不许吃东西!”
男人愤怒地夺过儿子手里的那包和果子,扔在了地上。
一阵沉默,紫发小孩抬起了头,眼中尽是冷意。
“再啰嗦,捏爆你的头!”
他的身高已经能跟父亲对视,气势一点也不输给对方。
在这种无声的对峙中,久经沙场的父亲居然感到一丝寒意,避开了那双眼睛。
居然有一种被他居高临下盯着的感觉……
想不到整天睡眼惺忪的家伙,生气起来这么可怕。
“算了,我不管你了!你想怎样就怎样吧!”
父亲大手一挥,扬长而去。
自己管教不了的话,就扔去帝光书院好了,让他吃点苦头,就知道听话了!
紫发小孩没有理会愤怒的父亲,捡起地上的那包和果子,拍了拍沾在上面的尘土,打开来继续吃。

紫原敦,十岁。
阳泉城大将军家小儿子,上面还有五个哥哥。
因为无所事事,不被父母喜欢。
其实不是不想做事,而是身边的这些事都太无聊了。
不论习武还是念书,那群笨蛋总是装作很会的样子,其实笨蛋还是笨蛋罢了。
因为不想变笨,才不跟那些人同流合污。
陪他们说话,还不如吃自己心爱的零食。
去帝光嘛……无所谓啦。
如果有能够引起自己兴趣的东西,去看看也好吧。
只要能够让他离开这个无聊的家。

和那些想法单纯的孩子们相比,下面这位可就不简单了。
同龄的孩子大多抱着好奇贪玩、实现理想、或者无所谓的心态来求学,而当他站在“帝光界”的石碑前时,他几乎可以预见到未来三年会发生什么。
对于他来说,帝光书院的学习生涯,不过是人生棋局中的某一段。
会遇见什么样的人,会发生什么样的事,都将在他的掌控之中。
那双异色的妖瞳,有着看透一切的能力。
通过某一件小事,就能预见整个局势的走向。
别人动作上的一个小细节,就知道他是一个怎样的人。
甚至于对手的一个眼神,都能知道他心里在想些什么,将要做些什么……
因为可以看穿一切,所以他所做出的判断,永远是正确的。
他的这双眼睛,被称为“天帝之眼”。

他就是赤司征十郎,十岁。
未来的洛山城城主。
未来的霓虹国国王。
他可以看清他人生的走向,也可以预知将要得到的荣耀。
而现在需要做的,只是走好人生当中重要的一步棋。
帝光书院,你能给我些什么呢?
棋谱?棋手?还是棋子?
呵呵,拭目以待吧。

以上说的几位,都是未来的高富帅。
当然并不是所有孩子都像他们那么幸运,能出生在官宦富贵之家。
比如这位,没有马车代步,也无高头大马,完全是步行来到这里的。
“妈的,终于到了!”
银灰色头发的小孩擦了把汗,因为复杂的经历,让他看上去比普通孩子要成熟许多。
他来帝光书院,不是被父母给予厚望,也不是一心向学——完全就是来避难的。
早在一个月前,在一次街头的争抢地盘中,他把对手捅了一刀,造成对方重伤,现在正在全城通缉。
好不容易混出了城,却不知道该往哪儿去。
后来听说帝光书院的年度招生要开始了,一旦入读了这家学院,一般官府是不敢来抓人的。
等他躲上三年,这件事也就过去了,到时候再出山也不迟。
不过看见道上一辆辆华贵的马车从身边疾驰而过,他的心里十分不爽。
贵族的公子哥儿们活得真滋润啊,读个书也有那么多人伺候着。
要是有机会的话,一定要给他们点颜色瞧瞧!

灰崎祥吾,十一岁……大概。
父母不详。
出生地不详。
只知道自己是在流氓堆里长大的,自然也就成了一个小流氓。
什么未来理想,什么家国天下,对他来说都是浮云。
他所关心的,只是如何在这乱世之中生存下去。
而帝光书院在他眼里除了避难所之外,还是一个养了一群小肥羊的羊圈。
里头那些娇气软弱的公子少爷,就像一头头等着他压榨的小肥羊。
想到这里,灰崎舔舔嘴唇,露出狼一样的目光。

就这样,在帝光书院的石碑前,陆陆续续地停靠了一辆辆的马车。
半大的孩子们从四面八方聚集过来,等待命运的筛选。
各种不同的心情,各种不同的目的,各种不同的来历……
老师们也在山谷之中摩拳擦掌,对着这帮鲜嫩的小羊们磨刀霍霍。
“折磨新生”一直是帝光书院的传统,一年之后就没有几个能留下的。
然而老师们没想到的是,他们将迎来帝光书院有史以来最牛叉也最麻烦的一帮学生,也将是他们执教生涯一次强有力的冲击。
帝光书院的新一页,即将翻开了。

咦?好像还漏说了一个?
没错,最最重要的人物在哪里呢?
那时候的他还过着平静的生活,在充满阳光的小学堂里念书识字。
除了读书,还会在师傅的带领下学习剑道和忍术。
闲暇时候,也会和伙伴们到河里捕鱼游泳。
没有什么过人之处,也无特别的才华,实在是平凡得不能再平凡的孩子。
硬要说什么不同的话,是他那安静得总是被人忽略的存在感。
每次玩捉迷藏,经常会被同伴遗忘。
但他也不甚在意,毕竟他们也不是有心。
等他们记起自己的时候,就会回头来找了。
他就像一朵没有颜色的小花,淡淡地开在无人知晓的角落。

黑子哲也,十岁。
城凛村人,普通出身。
那时候的他,生活无忧无虑。
与外面混乱的世界相比,这里简直是世外桃源。
大人们经常告诫,小孩子不可以跑太远,不要跟外面的人有所接触。
所以黑子哲也认识的人,都是在城凛村里的人。
然而有时候,他却会看见大人们在夜里悄悄出村,好像是要去执行什么任务……母亲不让他多问,他也就不问了。

只是有一次上山游玩,他和伙伴们走散了,在一座山谷里迷了路。
偶然之间,发现山谷里头居然藏着十几座精致典雅的房子,看上去像一个村落。
村落的门口竖着一块石碑,黑子仔细地辨认着那几个字——“帝光书院”?
原来在离他们村子不远的地方,还藏着这么一个小村落,怎么之前没听大人们讲过?要回去问问同伴们吗?
正在黑子疑惑的时候,隐约听见有人在喊他的名字。
为了不让大家担心,黑子收回了好奇的目光,回去找同伴们了。
但是后来他还是没有提起这件事,他想把它作为自己心里的一个小秘密。
如果说出来,可能父母以后就不会同意他再去那里了。
带着对外面世界的好奇,黑子想着,有机会的话再去那里看看。
上傳於: 2013-06-23

檢舉此作品

其他相關作品

留言討論

  • 風情 (2013-07-27 05:46:44)
  • 請問這本有繁體中文版嗎?
    感謝:)
  • 香吉士工作室 (2013-07-27 14:06:57)
  • 您好,沒有,目前對方是出簡體本,謝謝

您必須 登入 才可以發表或回覆留言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