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的同人誌資料集中網
已收錄 同人誌:38,824本| 同人周邊:43,874件| 同人社團:6,249
歡迎來到台灣同人誌中心 登入 註冊
首頁 » 同人誌 » 花葬

同人誌作品完整介紹

花葬

本子資料
  • 作者:

    Cheers社團:Cheers

  • 插花作者:久川
  • 作品:槍彈辯駁V3
  • 配對:最王最
  • 性質屬性:女性向 綜合遊戲 小說+插畫本
  • 規格:A5左翻
    出版日期:
  • 頁數:42頁
    裝訂:無線膠裝
  • 售價:120元
    內頁:黑白影印
  • 本子中心:花吐症paro
特別說明
有特典 填寫印調會在買本子的時候附上明信片
量少 接受簽名
販售管道
其他說明
→ 試閱請戳開宣傳圖
→ 通販(剩四本)
https://shopee.tw/product/7629153/1110150236/


內文為花吐症paro,原著向背景。
因為很喜歡這次的故事就拼命出了個本。
正篇故事會在首販後釋出。


然而番外不會公開,只會收錄在本子裡。


─────

刊名:花葬

收錄:


花葬(本篇、王馬視角)
葬花(後續、最原視角)


作者:淨琤
封面 / 插畫:久川
排版:1F
宣傳:qilsee
規格:A5 左翻

售價:120NT / 25 RMB



─────

【試閱】
(以下為內文節錄,兩段並沒有相連)

「已經夠了!我馬上就幫你包紮,別動!」
鮮血自手指流出的瞬間,王馬忍不住輕呼了聲,注意到了那抹血紅與這聲呼痛的最原不再旁觀,大聲地嚇阻王馬那危險的行動。
大概是被鮮血所嚇到,又或是擔心王馬再做出什麼危險的舉動,最原緊急地從室內翻找出醫藥箱,動作笨拙地替王馬處理著傷口。
王馬倒是有點被這發展所愣怔,他看著面前低下頭專心替他處理傷口的最原,難以想像這樣一個……該說是沒自信還是靦腆的少年會緊皺眉頭地對他大喊,而且還是因為擔心他吧?只是說,擔心?為什麼要來擔心一個騙子?擔心一個喊著要殺了自己的傢伙?
一開始只是想逗逗這個看起來很單純的傢伙而已,沒想到對方是這樣奇怪的人,可是他,不討厭呢。
他不禁笑了出來。
不知道為什麼,但就是覺得這樣的感覺也不糟。
「……大概這樣就行了吧,感覺怎麼樣?」包紮到一個段落,最原抬起頭詢問王馬,後者看了看那差勁的包紮,難得沒有想調侃對方只是笑著開口,「嗯,也沒有傷得很厲害,這樣就好了。謝謝你幫我包紮哦,小最原。比起這個……剛剛是我輸了,小最原贏了呢,可以不用被我殺掉了。」嘛,反正打一開始就是玩笑,前面幾次平手有運氣因素也有他人為因素,只是覺得逗對方挺好玩的,所以才拉長了這個玩笑的時間,在這裡收手也好,反正他已經有所收穫了。
說完這句話,他原本以為最原應該會鬆一口氣,可以不用糾結著不知道真偽的玩笑,沒想到對方卻是一臉疑慮,「我還沒開始呢……就這樣贏了嗎?」
什麼啊?
王馬忍不住在心裡笑了出來。
還想和他糾纏下去嗎?
真是個有趣的人。
「因為我失敗了嘛,你不戰而勝。而且,我的目標也達成了。」
「目標……?」
「把小最原殺掉。」
「……可是我還活著啊?」
看著對方滿臉疑惑的樣子,王馬決定最後再逗一逗對方,便想了一個有趣的回覆:
「但是你的心裡滿滿的都被我佔據了呀?小最原你啊,自從我說要殺你之後就一直想著我吧?現在也是發自內心地擔心著我。」
「我奪走了小最原的心,已經很滿足了,所以不需要你的命了。」
雖然打一開始就不需要就是了。
如果要殺了對方,他怎麼可能會這樣挑明,還在過程放水啊。
「這、這算什麼啊!為什麼要做這樣的事……」不出王馬意料地,最原滿臉不解,被這樣的表情逗樂,王馬愉快地按慣例補上一句,「啊、不過全都是說謊啦,從一開始我就……」話說到一半,忽然有種什麼東西卡在喉嚨的不適感,王馬試著咳了咳,一朵花就這樣從他口中吐露而出,那朵花自半空中墜落至地板,在他還沒看清那具體是什麼之前,碰觸地面,化為血水。
小小的、綻放開的血花。
兩人都因為這突如其來的意外而愣住,身為當事人的王馬尤其莫名,但從小到大的本能在在警示著不能暴露「真實」或「弱點」,他很快地反應過來,扯著謊言的外衣試著用玩笑去掩蓋,「哈哈哈,小最原嚇到了嗎?這是整人手法啦,瞧你一臉又震驚又擔心的樣子……」
「王馬君,這怎麼看都很奇怪吧?你為什麼……」眼前人還沒能完全相信他的說詞,真是的,幹嘛跟騙子這麼較真呢。王馬只得又再嘻笑著打斷最原的話,「所以說只是想捉弄小最原而已,這是真的哦。」
最原默默地蹲下身,用手指沾了點地板上的血紅,細細觀察了會兒。
那是真的血。
但是王馬不打算揭出這件事。



儘管他用了許多障眼法且行事也算小心,然而他也料到自己這點小動作有一天會被真正的主謀察覺,不論是透過黑白熊還是其他手段,在入間做出不對勁的反應時,他就知道和入間合作的事被主謀發現了。並且這個難扳倒的黑幕還想把可能會破壞這場遊戲的他們一起解決,打得一手好算盤,不知道是用什麼方式催眠入間的,但他也有自己的盤算和應對。
只是可惜了入間和獄原這兩個好用的棋子。
發現不尋常狀況的眾人一個接一個退出程序世界,轉眼只剩下王馬和最原,前者並不急著退出,於是他站得離電話遠遠的,對著這世界唯二的另一人開口:
「啊,小最原先退出吧。偵探這會兒應該是最著急的吧?」
「來來來,請請請。」
「啊、我是認真的,我們現在不是開玩笑的時候啦。」
面對著最原說話的時候,王馬的喉間倏地浮現熟悉的擠壓感,卻是沒有東西能吐出,畢竟這是虛擬世界嘛。儘管身體的感覺和記憶都能好好連結,但這總不是他真正的身體,而那莫名的病症也不會跟著複製。
為了不讓最原發現他的病症,他已經一段時間沒跟最原接觸了,就算要出現在最原面前周遭也必然存在著一群人。
這麼一想,這是一個能跟最原單獨說話的好時機。
於是王馬在最原準備拿起電話的時候,忽地出聲喊住了對方,「啊、慢著……難得我們兩人獨處了,我有話想對你說。」
「什、什麼話?」被他喊住的最原有些莫名,連他自己也這麼覺得,然而他也是想把握這個難得的機會的。
現在這個世界裡,只有他,和最原。
他其實也沒想好要說什麼,只是逕自走到最原面前笑著開口,「你還挺好用的。」
「哈?」而最原不出意料地被這突兀的話語所愣怔,那語氣驚愣得隔著虛擬人物都能想像現實會是怎麼有趣的表情,最原真的是很有趣的人呢,對嗎?於是接下來的對話就這麼順其自然地脫口:
「所以,別去跟那個笨蛋百田混了,當我的朋友吧?」
「我的話……應該能幫到你哦?」
「我知道你想拯救大家,我會助你一臂之力的。」
他難得沒有想騙人,大概是已經身處一個虛假的世界,所以令他能夠吐露些真話。
他的確發現了許多小細節,背後調查到的小線索也挺多,不論是因為討厭別人說謊還是因為想贏下這個遊戲,他也是想將黑幕給揪出來,在不知道黑幕究竟是誰的情況下,一個人緊握著所有的線行動才是最好的,但就面前這個人,他想,一起搜查也許也可以。
只是面前這個人從那聲驚愣後便不再開口,他只得又再次強調:「你想拯救大家對吧?」
王馬看著最原如此詢問,而後者默不作聲,轉過身去拿起電話,用著有些低沉得不快的口吻道出「最原終一」後,便被一道光圈籠罩著退出了這個虛擬世界。
「呢嘻嘻……被甩了呢。但是,我可不是那麼簡單就會放棄的人。」
王馬卻沒有立刻追著出去,全世界只剩下他一個人,那麼,再說點真心話也沒關係了,雖然王馬小吉這個人是由百分之七十的謊言所構成,但是剩下那百分之三十也多少有點真實的,只是他從來不喜歡把真實攤在明面,所謂真實就該和謊言相伴,不存在謊言的話,便不是真實。
只有這個本就是「虛構」的世界,他能夠稍微道出點「真實」,不過這麼突兀的開口會被拒絕他也是不意外。
「我這種人啊……碰上喜歡的人,就算掐著他的脖子也要讓他的心向著我。」
王馬淡淡地說出了這句連他自己都感到驚訝的話,是嗎、喜歡的人嗎?
只是這樣而已呀。
似乎有一種淡淡的氣味在飄散著。
復又被鐵鏽味所掩蓋。
他拿起話筒離開了這個虛實交錯之地。
上傳於: 2018-02-19 更新於: 2018-04-28

檢舉此作品

其他相關作品

留言討論

  • •凡多伍奧爾墨芸 (2018-02-23 18:30:54)
  • 可以保留一本嗎?pAq
    • 淨琤 (2018-02-24 16:47:01)
    • 請問是想哪一場購買呢……?

您必須 登入 才可以發表或回覆留言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