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的同人資訊集中宣傳、交流平台
已收錄作品 同人誌:50,637 周邊:65,244 社團:7,331

同人誌作品

相交的平行線

R18
作品標籤
作品資訊
  • 作者:
    放飛自我 社團:放飛自我
  • 作品:我的英雄學院
  • 配對:轟焦凍X爆豪勝己
  • 性質屬性:女性向18+ JUMP系 小說本
  • 規格:A5右翻
    出版日期:
  • 頁數:194頁
    裝訂:無線膠裝
  • 售價:250元
    內頁:黑白影印
  • 本子中心:主線Omega革命,支線先上車後補票的皇子追妻路程
特別說明
  • 此區說明非 BOOKY 線上購買之說明
  • 有特典 妊娠特典
  • 量少
NT$270
實體書
本數: 加入購物車
BOOKY 立即購買
販售管道
  • BOOKY線上購買 實體本 NT$270
其他說明
  這個世界上有三種人。

  位於社會頂端,擁有絕對主導權地位的Alpha。

  位於社會中層,屬於大多數普通人的Beta。

  以及位於社會底層,只能在境外特設的鐵牆內生活困苦的Omega。

  領導國家的皇室和國會等社會菁英都是由Alpha所組成,即便是世襲制的皇室,若生出來的小孩不是能力判定高的Alpha,是不可能作為繼承人所培養的。像是這一任王就生了整整四胎,直到最後一胎小皇子才達到繼承標準,順利培養成下一任繼承人。

  正常來說,孩子四歲就可以進行基礎能力判定,據研究顯示,能力越高者越有機率會覺醒成為Alpha,當然也存在極少數的例外。進入青春期時第二性特徵會覺醒,也同時決定這個孩子未來將會屬於社會哪一階層,是非常重要的時期。若不幸覺醒為Omega,三日內將會強制放逐至境外的Omega街(鐵牆內),除非特定因素否則沒有離開Omega街的權利。

  基礎能力判定項目包括體質、異能以及精神力三樣能力,有個說法是體質能力高者容易覺醒為Alpha,而精神力高者容易覺醒為Omega,市面上甚至流傳著在四歲前對孩子的養育方針,而這種養育風氣在貴族間特別嚴重,更有貴族會為了培養出Alpha小孩,大肆收買普通民眾裡能力高超的孩子,若不幸養出Omega即會毫不猶豫將孩子遣送至境外。

  爆豪勝己就是其中一個活生生的例子。



***

  皇室隸屬軍事學校今年也招收了大量前途光明的Alpha就讀,而眾人所關注的皇室繼承人──皇子轟焦凍──也在今年度編入本校,不意外將會成為這次的亮點。

  除了皇子以外,本年度招收的學生裡還有另外一位特殊生──爆豪勝己,性別Omega,體質判定S、異能判定S、精神力判定S,屬於歷史上少數的三S之一,光是起步就比別人高出一大截,但很可惜的是他後來覺醒成Omega,並且被培育他的貴族毫無遲疑地捨棄了。

  直到今日。

  校區內擠滿了參加入學式的學生,他們三三兩兩各自聚在一起,邊討論著今後的學校生活。就在他們討論得十分熱切的時候,一抹米黃色的身影經過他們,同一時間空氣中飄散著淡薄且香甜的味道,學生們的注意力紛紛被這個味道吸引,不約而同朝著那抹身影看去。

  那是身穿著校服,有著一頭張揚的米黃色短髮,拖著行李箱跟在黑髮的青年身後,眼神兇惡且不善,是個任誰看了都想退避三舍的少年。

  「這個味道……難道那就是傳說中入學的Omega?原來Omega的信息素這麼甜。」

  「嘖,天知道那個Omega用什麼卑鄙的方法才進軍校,打算拉低我們Alpha的素質嗎?」

  「區區社會底層的廢物Omega還妄想和Alpha平起平坐?哼,真是笑死人了。」

  忽地,那名少年停下腳步並放開手中的行李箱,並在青年的關注下往嚼舌根的三名少年走去,那三名少年很明顯被他嚇到,其中一個人被推出來,緊皺著眉瞪視那名米黃髮色的少年,說:「幹什麼?」

  「一群垃圾。」

  他抬起下顎,高高在上似的用審視的目光看著眼前這三人,一手插在褲兜裡,另一手則掌心朝上,小團的爆炸烈焰冒出,散發出濃濃的火藥味道。

  「你說什麼!」

  三名少年頓時不爽了,紛紛拉起衣袖、使出異能對眼前的少年發動攻擊。砰!的一聲,巨大的爆焰炸出,水、藤蔓和火炎的異能也在爆炸中顯現出來,除了異能碰撞外還有手臂、肚腹等地方受到猛烈攻擊,因為爆炸而造成的煙霧遮蔽了部分視野,並不能清楚看到這場戰鬥的原貌。

  周邊的人紛紛停下腳步,緊張地注視著這場校園暴力,不過更多人在意的是在一旁觀看不語的黑髮青年。

  有人認出來了,那是今年度率領新生的班導師之一──相澤消太。

  至於那個散發著Omega信息素的少年,自然便是本校第一個特殊生──傳說中能力判定三S的爆豪勝己。

  認出來了不代表就會插手,更多人是以看好戲的心態,評論著三S的Omega到底有沒有辦法打贏三個Alpha,還是說只能自討苦吃?

  很快地,結果出爐了。煙霧慢慢散去,爆豪踩著底下三名Alpha少年的身體,其中兩名少年的手骨不自然的彎曲,另一名少年的後背被燒出一個大洞,露出那通紅佈滿瘀青的背脊。

  而一挑三的爆豪卻一點事也沒有,三S壓倒性的力量讓周圍尚有僥倖心理的人一個個閉上嘴。爆豪斜眼掃過那些還帶著不敢置信的表情,冷笑了一聲,開口說道:「沒用的垃圾。」

  這句話當然引起群憤,正當他們打算上前給囂張的Omega一點教訓時,一直處於旁觀的相澤老師走上前,擋在那群險些喪失理智的Alpha面前,稍微拉住他們理智的韁繩。

  「三S的Omega跟普通的Alpha比起來毫不遜色,識相點就繞著他走,別沒事招惹他。」相澤老師說道,視線掃過紛紛收回異能和怒氣的學生們,輕嘆一口氣,轉身面對爆豪說:「還有,校園內不許私鬥。」

  「呿。」爆豪咋舌一聲,從那三個Alpha的身上跳下來,提起自己的行李箱,跟在相澤老師後面離開現場。

  這一場風波不止震到所有學生,更是驚動了校方,在他們在商討要如何處置爆豪時,相澤老師以「管理不當」為由接下教化的責任,成為爆豪的生活訓練指導教官。

  不過那些都是後話了。



***

  一入學就打斷兩個Alpha手骨的Omega特殊生,其名聲傳遍整所學校,理所當然也傳入另外一名重點關注學生的耳裡。

  校方宿舍的特殊生寢室裡,淺黃色短髮的Alpha少年坐在椅子上,手裡翻著特殊生的資料,淺灰色的雙眼帶著狡詐的光輝,他對面坐著的是一名有著紅白雙色短髮的Alpha少年,藍灰異色瞳注視著桌上的書本,裡面寫滿了密密麻麻的文字和數字。

  「大概就是這樣……同樣身為三S的皇子殿下有什麼想法沒有?」

  說話的是淺黃短髮的少年名叫物間寧人,他同時兼任皇子的陪讀和左右手,能力判定比一般的Alpha來說偏低弱,但腦筋十分靈活。他並沒有跟著皇子就讀軍校,今天只是特地過來探望住宿的皇子。

  而他面前的就是眾所皆知的皇子──轟焦凍,既是Alpha更是極少數的三S強者,注定會成為這個國家最驕傲的領導人。

  「我對任何人都沒有興趣。」轟頭抬也不抬,繼續專注在手中的書本,臉部表情沒有絲毫波動。物間無聲笑了笑,說:「這樣可不行啊,身為皇子殿下,必須更關注身邊的事物才是。更不用說全校唯一一個Omega了,待在Alpha堆裡的Omega,你不覺得非常危險嗎?」

  音剛落,轟的眉頭明顯皺起,手上的動作停頓了下,思考許久才說:「或許吧,但那也是他的選擇。」

  「殿下說的是,我相信他已經做好準備了。」賊溜溜的灰眸轉了一圈,補充道:「做好會被Alpha侵犯的準備,你說是吧?」

  轟的臉色瞬間變得很難看,物間見狀,哼哼笑了好幾聲,「就算三S再怎麼強大,Omega最脆弱的發情期一來,所有的強大都將不復存在。這樣的Omega到底會遇到怎樣的事呢?真是令人感到興奮。」

  「你還是那麼惡質。」轟不認同地說,「幫我叫切島過來。」

  「遵命──我尊貴的皇子。」



***

  「挑戰者飯田無法行動,勝利者皇子轟焦凍!」

  當兼任裁判的相澤老師一聲落下,外圍觀戰的Alpha先是呼出一口氣,然後發出激烈的歡呼聲,讚頌皇子的強大。

  轟呼出一口氣,一面反省自己剛才誤判零點三秒而遭受到的攻擊,一面用左手融化束縛住眼鏡男的冰層,眼鏡男用悔恨和佩服參半的清澈雙眸注視著他,感謝指教等等字詞跟外圍的歌頌一樣沒進入轟的耳裡,他送走對方後看向裁判台上的相澤老師。

  「下一位,還有誰想試試?」相澤沒有看他,而是看向外圍的觀眾們喊道,直接忽略了轟能不能結束的詢問眼神。

  Alpha們鬧哄哄的,舉手爭相著想要去給裡面的皇子虐,估計沒人想過能贏過三S,但是個好戰的Alpha都想跟三S比試看看,於是變成了人人都想給皇子虐的怪異景象。

  至少切島是這麼想的。於是他看到有個人推開人群,直接走進比武場上找虐的人時,不由得帶上一股憐憫……嗯?那個人怎麼看著那麼眼熟呢?米黃色的刺蝟頭、不耐含帶著不屑的眼神,連推開和踹開的手段都那麼熟悉……

  當那個人出頭的時候,所有人都閉上了嘴巴,這時空氣中那股淡淡的甜味才被人注意到,所有人都表露出一副不敢置信的震驚,最為震驚的大概是看向門口又轉頭看向旁邊,再看向門口如此反覆好幾次的切島。

  「爆豪?!」

  爆豪無視了一切反應,自顧自地進入比武場上,帶著他正在散發中的信息素,眼神銳利且警惕,還隱隱帶著殺氣,紅眸映照著紅白異色短髮的少年,只見對方轉頭看向他,微微睜大了雙眸,久久不發一語。

  「挑戰者爆豪,體質判定S、異能判定S、精神力判定S,與皇子轟焦凍的比武現在──」

  「我拒絕。」

  相澤還沒有說完,就被轟出聲打斷,空氣中頓時沉默了幾秒鐘,外圍的觀眾第一個質疑的聲音出來後,幾乎所有的觀眾都開始大喊、數落,甚至隱隱有種如果手上有個什麼東西就會毫不猶豫朝爆豪身上砸過去的趨勢。

  「那個Omega瘋了嗎?居然妄想和皇子殿下比武!」

  「哈!以為自己是三S就有恃無恐?Alpha的三S和Omega的三S怎麼可能是一個水平!」

  「蠢死了,他真當自己是Alpha不成?Omega就該乖乖滾回去生孩子!」

  「不准汙染我們Alpha神聖的比武場!滾回去!」

  「滾回去!滾回去!」

  刺耳的叫囂聲此起彼落,爆豪睜大了雙眼,身側的雙手緊握成拳,指甲整個陷入肉裡,身體開始顫抖起來,眼眸甚至出現血絲。

  「你是什麼意思?」爆豪低吼。

  「我不想跟你動手。」轟淡淡地說,將爆豪氣到發抖的模樣視而不見,朝裁判台上的相澤說:「我可以回去了嗎?」

  還沒等相澤開口,門口的爆豪一個閃身衝向前,在觀眾的驚呼聲下捉住轟的衣領,充滿殺氣的瞪著他大吼:「你這傢伙是瞧不起我嗎!」

  「我沒有理由跟你打。」轟淡淡的說道,沒有要掙脫的打算,靜靜地注視著爆豪充血的雙眸,滿不在乎的模樣刺痛了爆豪的眼,他下意識認為眼前這個人的眼底帶著濃厚的輕蔑。

  「開什麼玩笑?你有什麼理由不跟我打?只因為我是Omega?Alpha就很了不起嗎?啊?」

  「……我沒有這個意思,你冷靜點──」

  「開什麼玩笑……!去你的Omega!見鬼的Alpha!」

  爆豪扯著轟的衣領朝他大吼,接著一拳揍向轟的側臉,異能在那瞬間發動,大型的爆焰足足把他擊飛到比武場牆角下並發出巨響,接著爆豪吼著衝向前,異能強力地催動,爆焰在手裡併發開來,直直朝著轟的腦門而去。

  「那該死的!為什麼不擋!」相澤注意到轟完全沒有打算要阻擋或防禦的意思,簡直跟肉身往銅牆鐵壁上撞一樣,死不了也得受重傷!於是他沒忍住暗罵一聲,扯開脖子上層層環繞的帶子,雙眼朝爆豪身上一瞪,爆豪手上的爆焰頓時沒了蹤影,接著帶子朝爆豪身上飛去,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纏住他的雙手,這時他跟轟的距離只剩幾公分,總算是驚險的阻止了一起傷人事件。

  「放開我!你們這群自以為是的廢物!」爆豪掙扎的很劇烈,相澤又纏了更多條帶子在他身上,硬生生把人捆成一顆粽子,接著一躍而下,落在爆豪身後,伸手往他的後頸賞了一個手刀。

  啪!爆豪在手刀的招呼下昏眩過去,相澤瞪了毫無反應的轟一眼,口氣不善:「在戰場上只要有一絲遲疑,你的腦袋就會直接搬家!誰還管你們是Alpha還是Omega?」接著他又瞪了那群只會嘴上功夫鬧事的Alpha們,害他們連氣都不敢呼一聲。

  這時,在場外焦躁不已的切島推開人群跑進來,頂著老師目光的壓力,快步跑到轟面前,可是轟仍舊沒有什麼反應,「皇子殿下!您沒事吧?」

  「看好你的主子,同樣的情況我不想再看到第二次。」

  「是……」

  切島應下,注視著相澤帶爆豪離去的背影,抿了抿唇,再度看向正要起身的轟,他伸手扶了他一下,臉上盡是關心和擔憂:「皇子殿下,您太亂來了,那可是S級的異能!被砸到可不是開玩笑的!」

  「我知道。」轟淡淡的說了一聲,似乎沒有要辯解的意思,切島再怎麼焦急也無法改變對方的想法,只好扶著他往醫護室走去。皇子帥氣的臉上可腫了一大塊呢!連鼻血都不知道流多少、鼻樑有沒有事……

  當他們從比武場上下來時,幸好周圍的觀眾已經全被相澤驅趕走,只要稍微擋一下,應該可以擋住皇子的傷勢而不損害皇子的威嚴。

  今日的切島也依舊為了自己的主子操碎了心。



***

  轟是在爆豪醒來並起床的時候醒過來的。

  他一睜開眼睛,便看到爆豪陰沉的臉色,順著爆豪的視線一望,臀縫內那處尚未完全閉合,吞吐著濃稠白濁液體,液體沿著腿根緩緩流下,有種淫糜的視覺衝擊。

  轟覺得自己鼻頭一熱,好像有什麼東西從還在療傷狀態的鼻腔流下來……他下意識伸手的碰,什麼都沒有。是錯覺吧,視覺衝擊太過強烈造成的,畢竟那些流出來的,全是昨晚他留在爆豪體內的東西。

  幾個小時前的記憶逐漸回籠,他第一個想到的是──既沒戴套也沒射在外面,萬一不慎懷孕了該怎麼辦?接著開始日常一自省。

  「啊,那個……」轟開口吸引爆豪的注意力,只見對方一跟他對上視線,臉馬上猶如燃燒般漲紅,而他則面不改色的繼續說:「昨晚是我疏忽了,我會負起責任的。」

  那張漲紅的臉幾乎在一秒鐘內迅速變得比他開口前還要陰沉憤怒。

  嗯?他剛剛說錯了什麼嗎?轟繼續自省。

  「不需要。」那幾個字像是硬從牙縫擠出來那樣用力,爆豪咬著牙甚至隱約有磨牙的聲音,視線惡狠狠地瞪著轟,彷彿下一秒就要撲上來把人給宰了,「聽清楚,昨晚什麼都沒有發生,敢說出去你就死定了!」

  這好像是生平第一次被人威脅。轟默默的想著,腦海裡第一個閃過的念頭竟然不是被威脅後的羞怒,而是慶幸現場沒有第三個人聽到,威脅皇室成員可是重罪啊。

  爆豪沒有多說什麼,講完以後急匆匆奔進浴室,原本轟覺得自己應該要跟過去幫忙,可才剛從床上起來,就想起爆豪那雙憤怒又憎惡到充血的雙眸,默默收回抬起的那只腿,又坐回床上發呆。



***

  夜幕低垂,天空中只有點點星光,晚風呼呼地吹,大部分都被鐵牆阻隔在外,一年級的學生們總算可以好好休息,不必擠在小小的帳篷裡面互相取暖了。轟在進行夜間巡邏,他向跟他打招呼的學生們點點頭,接著視線落在一棟棟石板屋,他可以感受到這幾天緊繃的神經稍稍放鬆了些許。

  這是一個和平的夜晚。

  他把整個新基地晃過一圈,唯獨看不見那抹意氣風發的背影,也沒有接到那傢伙跟人起衝突的報告,就像他突然消失了一樣,或者該說是難得安分下來呢?不知為何,轟對突然安分的傢伙,卻抱著比以往更加忐忑不安的心情。

  因此當他發現鐵牆上那抹熟悉的身影時,毫無猶豫地走了過去。

  「爆豪,你在這裡啊。」

  他走上鐵牆,選擇在距離爆豪不遠處席地而坐,他注意到爆豪的視線始終放在那一望無際的荒地,以及遼闊唯美的星空。

  「為什麼不進屋裡待著?外面氣溫很低,會著涼的。」轟說。

  爆豪沒有回答,他僅僅是沉默著,兩人之間的氣氛難得沒有因為沉默而變得凝重,冷風從兩人之間穿過,只是他們彷彿感受不到般繼續坐在原地,沒有拉近距離的意思,也沒有要把其中一方趕走或勸走的意思。

  他們單純坐著不說話,頂多有陪伴對方的意圖,僅僅如此。

  就在轟以為爆豪估計沒心情講話的時候,爆豪突然開口了:「我不喜歡待在鐵牆裡。」

  短短一句話,讓轟想到將Omega街包裹住,使之與世隔絕的就是一堵猶如天一般高聳的大鐵牆。

  「是嗎。」轟沒有說什麼,他也不知道自己能說什麼,風將他貼在臉頰邊的髮絲吹起,耳邊盡是呼呼的風聲,誰曉得剛才那句回應究竟有沒有傳入爆豪的耳裡。

  轟想了很久,才猛然想起自己有一句話還沒有來得及告訴對方。

  「爆豪,」他先開了口,眼角餘光慢慢飄向身邊的人,目光柔和:「你今天表現的很好,謝謝。」

  「啊?」

  轟微愣了愣,不是很明白爆豪為什麼為此感到疑惑,他努力的思考著,也許是自己的想法並沒有正確傳達給對方,於是他斟酌著用詞,試圖用自己所知道的語言組織出一句話來傳達自己的心情:「今天的爆豪很帥、很強、很耀眼……我很喜歡。」

  下一秒,爆豪臉上瞬間爆紅,熱度都傳到耳朵尖上,只是礙於夜色才沒有被另一個人發覺。

  「你在說什麼智障話!蠢斃了。」

  轟不解地皺了皺眉,很認真的回答:「不蠢,我真的覺得你很帥。」

  「吵死了!就算奉承我也沒有用,老子不吃這套!」

  奉承?他剛才是在奉承嗎?轟皺著眉,努力思考著該怎麼解開這個誤會,他說:「我……一直覺得Alpha保護Omega是理所當然的,但爆豪你一點也不需要我保護你,我花了很久的時間才慢慢調適過來……你有能力可以保護好自己,我應該更加相信你才對,之前的事我很抱歉。」

  爆豪搔了搔頭,撇過頭不去看他,耳朵紅得可以滴血似的。

  「我說,」爆豪一開口才發現自己的聲音竟然是低啞的,但開了頭又不能不繼續講下去,只好硬著頭皮啞著嗓子講完:「你沒必要跟我道歉,在我眼裡你們都是一個樣。」所有Alpha都一樣,傲慢、看不起人、拒絕所有可能跟其他人平起平坐的可能性。

  噢,還有對皇室那愚蠢至極的盲目崇拜。

  爆豪話裡的意思轟聽明白了,他抿了抿唇,發現自己無法反駁。

  在他自己沒有意識到的時候,他所認為的「保護」對眼前這個人而言,跟其他Alpha一樣,都是不願接受他的傷害手段。

  他是那麼強大,完全不需要任何人憐憫,他有著自己的驕傲,也有自己做事的準則,他甚至可以在極度興奮的狀態下仍保持一絲理智,完美地達成了戰略中他該負責的工作。

  就算是Alpha也沒有多少人能做到這點。

  事實證明,爆豪勝己他是特別的,不同於Omega,也不同於Alpha,他是爆豪勝己,就只是爆豪勝己。

  轟突然意識到自己為什麼總是被爆豪吸引了,那個人忠於自己而活,不像他總得披著一個外殼,所有人看到的只有「皇子」而非「轟焦凍」這個人。對轟來說,始終保持自我並向前邁進的爆豪實在太過耀眼了。

  但以此為代價,爆豪所走的道路是孤獨的,沒有後援,沒有並肩而行的同伴,面對的是相當於全世界的惡意。

  轟捨不得。

  他默默握緊了拳。



***

  他們倆人停在一棟矮房前,綠谷推開矮屋的大門,帶著友好的笑容歡迎轟的到來:「這裡很簡陋,請不要太在意。」聞言,轟搖搖頭,綠谷這才鬆口氣,接著說:「這裡是客廳,那裏是廚房,我和小勝的房間在後面。」

  「廚房……」轟盯著那一小塊裝著爐灶的地方,上面擺滿了鍋碗瓢盆。對轟而言,廚房已經是很陌生的存在了,現代人都會用自動調理食物機處理三餐,親自下廚對他們來說早已是很遠古的技術,大部分的家裡甚至都沒有裝設廚房,只剩老舊的公寓還有廚房的存在。

  沒想到Omega們會自己下廚做飯。

  「爆豪他也會做飯?」轟的雙眸閃爍著好奇的光芒。

  「會啊,小勝的手藝很好喔!」綠谷笑著說,接著帶轟走到房門前,左手邊是綠谷的房間,而右手邊則是爆豪的房間。

  「擅自帶人進去一定會被小勝罵的……可是轟同學是小勝的朋友,應該沒關係吧?求求你,原諒我喔!」綠谷對著門板雙手合十,深吸了一口氣後將門打開,房內的空氣已經沒有爆豪信息素的味道了,意料之中。

  房間不大,塞了一個小衣櫥和一張床就差不多滿了,連張桌子也沒有。轟默默走到床邊,床板非常硬,被子也僅是薄薄的一條,勉強禦寒而已,他鬼使神差地拿著被子湊到鼻間,被子上還殘留著非常淡薄的味道,轟對那味道無比熟悉,是爆豪信息素的味道。

  這裡確實是爆豪的房間。

  嗅著那淡薄的味道,不知不覺回想起那意氣風發的身影,當轟回過神時,發現綠谷站在窗邊看著他,頓時有些尷尬。

  「……我以為味道都散光了。」轟放下手邊的被子,佯裝什麼事都沒發生的模樣,綠谷張了張嘴,最終還是沒有說什麼,他將視線放到窗外,窗邊除了通風以外並沒有其他用途,唯一能看到的也只有高聳的鐵牆和窄道,「小勝每次發情期都在這張床上熬過,多少都會殘留些味道吧。」

  「這樣啊……」轟抿了抿唇,他想起爆豪發情期時那痛苦的模樣,整顆心像是被人握在手裡般,緊緊的,很疼。

  「嗯,」綠谷看著窗外陷入沉思,臉色並不好看,「對Omega街而言,每個禮拜都有人發情,因為發情而膨脹的精神力隨時都會撐破大腦,整個身體又熱又脹,而Omega之間又會因為發情時的信息素而誘導發情,運氣不好的話每個禮拜都會發情一次,發情期在Omega街裡幾乎像是死刑一樣,熬過去就能活下來,熬不過去……」

  就算綠谷不繼續講下去,轟也知道沒能熬過發情期,最後等待著Omega們的是什麼結果。

  「轟同學應該沒辦法理解吧?那種地獄般的光景。」綠谷淡淡的說著,帶著難以察覺的悲傷,「每周都會有Omega因為發情期而死去,運氣好的話一個兩個,不好的話就會死一大片。小勝他……比較特殊,他是Omega街裡唯一一個能感覺到自己發情期什麼時候會來的人,每當發情期要來的時候,他就會把我趕出屋子,獨自一個人待在房裡強撐著,他還會把我們屋子周邊的人全部清空趕走,用他所能做到的方式保護我們。」

  爆豪他在保護Omega街裡的大家。

  這一刻,轟好像理解爆豪真正想做的事了。

  不只是為了改變自己的命運,不只是為了要證明自己,他想要改變的是整個Omega街……不,應該說是Omega們的命運,社會地位、待遇、生活品質等等,這些全都算在內,他想讓Omega們回到社會上,回到他們本來該擁有的生活。

  「你們……憎恨Omega街嗎?」轟不自覺地想要發問。

  綠谷笑了一下,「怎麼會呢──怎麼可能會有Omega不憎恨Omega街?」

  他想要毀掉Omega街,毀掉Omega們的地獄。



***

  隨著戰鬥開始,爆豪迅速往前衝刺,爆焰大幅度的增加了他的速度,而且他的爆焰明顯比集訓時來得更有威力,看來是這段時間不斷訓練的成果。轟二話不說先發起一波冰層,一旦拉近距離就會進入爆豪擅長的戰鬥領域,在那之前他想先發制人。

  冰層快速朝爆豪攻去,只見他抬手朝冰層發動攻擊,劇烈的爆炸聲響起,將迎面而來的冰層炸出了一個洞,其爆焰之大甚至波及到冰層後面的轟,接著爆豪藉由煙霧遮蔽身影,向下發動爆焰,一舉飛入空中,直逼轟而來。

  只見越來越大的爆焰猶如一顆巨大的火球即將襲來,轟握緊雙拳,冰和火分別從兩側進攻,將中間的位置給空了下來。當爆豪擲出那顆巨大的火球,攻勢猛烈的冰層和火焰同時包圍了他。

  砰!兩側紛紛響起了招式擊中的聲音,比武場上煙霧迷漫,根本看不出實際情況究竟如何,所有觀看的人屏氣凝神地等待著,連呼氣都不敢。

  等煙霧慢慢散去,首先露出的是頭髮和臉都有些燒焦的轟,他面前是被粉碎的冰牆,他很勉強地擋住了這次攻擊;接著,爆豪的身影也慢慢在煙霧中露出,他右半邊冒著黑煙、左半邊被冰凍了衣袖和頭髮,掌心的煙霧尚未完全散去,似乎是用比較小型的爆焰硬是改變了自己的位置,不得已吃了一點攻擊。

  兩個人都喘著氣,接著相視而笑。

  那是對強者的認同。

  比武場的時間仍在倒數,這次由轟發起攻擊,比剛才更強大的冰層朝爆豪攻去,爆豪往前一躍躲過攻擊,緊接而來的是炙熱的火焰,爆豪選擇用自己的爆焰與之抗衡,他同時面對兩種不同的攻擊,就遠程方面而言,轟的攻擊模式比較佔優勢。

  爆豪落地後壓低身子向前衝,他利用硝煙縮短了轟的距離,龐大的爆炸聲響起後,轉眼間繞到轟的背部,一顆猶如火球的爆焰直擊轟的後背,轟來不及轉身而選擇用冰層對抗,冰層應聲破裂,轟也因為衝擊力而往前飛了幾步路的距離。

  這是轟在比武場上,第一次受到這麼重的傷害。

  同時他也在被擊中的瞬間調整狀態,炙熱的火焰猶如一條火龍,一口咬住爆豪的手臂,沒有給對方防禦的時機。

  煙霧始終無法完全散去,在煙霧中又響起了好幾聲招式互相碰撞的聲音,爆焰、冰和火三種能量在煙霧中閃現,兩個人的反應能力都很快,威力也足夠強勢,幾乎沒有一方真正取得勝機。

  比武場倒數的聲音滴答滴答的響著,十分鐘的時間過去,等煙霧慢慢飄散,露出的是傷痕累累的轟與爆豪,以及承受不住多次過於強大的攻擊而顯得殘破不堪的比武場地。

  時間到的鈴聲響起,戰鬥被迫中止,雙方都露出一絲強撐的疲態,就連手邊的招式也變弱了不少。

  兩個人邊喘邊無聲的對視,乍看之下平手的局勢在轟的身形慢慢搖晃下產生變化,隨後是爆豪,就在連站也站不穩的狀態下,所有人的目光都緊盯著這兩道搖晃的身影,只見雙方因為支撐不住而一併往前傾倒──

  啪!

  轟在快要落地的時候勉強抬腳撐住身體,而爆豪則倒在場上。

  狂烈的歡呼聲同時響起,在轟耳邊嗡嗡地響,他按了按發疼的頭,接著眨了眨眼,努力讓視線重新聚焦,等整個狀態都調適過來的時候,他撐起身子,走到爆豪面前。

  他以非常微小的差距取勝了,靠得是必須得贏的信念,以及只要輸了就會失去一切的覺悟。

  「爆豪,」轟啞著聲音說:「你還好嗎?」

  爆豪勉強抬頭看見轟伸出的手,他的耳邊現在也嗡嗡嗡地響個不停,除了煩躁感、敗北的屈辱外,還有一種盡興的快感。

  嚴格來說,他們兩個的實力並沒有差太多。

  「多管閒事。」他嘴上這麼說,手仍伸過去握住轟的手,借力從地上站起,他拍了拍衣服,伸展了一下身體。

  「下次我可不會再輸了。」爆豪咬牙低吼。

  「好。」轟微微一笑,爆豪根本沒有看過轟的笑容,一瞬間被閃瞎了眼,他臉上一熱,聞著空氣中雙方混雜的汗水味,總覺得有些尷尬而撇過頭,佯裝不經意地轉換話題:「所以?你打算要我做什麼?」

  轟眨了眨眼,在爆豪錯愕的目光下單膝跪地,認真地看著他,啞著聲音開口:「爆豪,請跟我結婚。」

  回應他的是整個空間的沉默。

  「……啊?」
簽名檔全名連尤伊,認識的人都叫伊伊
喜愛創作的純文手,還請多多指教!
上傳於: 2019-07-21 更新於: 2021-03-16

其他相關作品

  • 完售《take care》MHA/勝出
    我的英雄學院 《take care》MHA/勝出
  • 完售《 1/3  》我的英雄學院 轟出吸血鬼趴摟本
    《 1/3 》我的英雄學院 轟出吸血鬼趴摟本
  • 完售WE ARE JUSTICE!!!
    WE ARE JUSTICE!!!
  • I saw that you cannot see it
    我的英雄學院 I saw that you cannot see it
  • 完售【轟出(轟)】海と空
    MHA 我的英雄學院 【轟出(轟)】海と空

留言討論

您必須 登入 才可以發表或回覆留言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