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的同人資訊集中宣傳、交流平台
已收錄作品 同人誌:52,007 周邊:67,685 社團:7,453

同人誌作品

魔道祖師丨追儀 - 蘭雨望春

魔道祖師丨追儀 - 蘭雨望春 封面圖
作品標籤
作品資訊
  • 作者:
  • 作品:魔道祖師
  • 配對:追儀
  • 性質屬性:一般向 綜合動漫類 小說本
  • 規格:A5右翻
    出版日期:未定
  • 頁數:未定
    裝訂:無線膠裝
  • 售價:未定
    內頁:黑白影印
  • 本子中心:藍思追 x 藍景儀 長大後所發生的苦戀故事
其他說明
追儀 - 蘭雨望春(上篇/試閱)
#魔道 #追儀
⛔沒有金凌。
⛔景儀帥氣雅正OOC,姑蘇藍氏宗主設定。

-正文開始-
01.
下雨了。
雨絲是看不見的棉薄霧紗,飄落而下,聽不見雨聲。
空氣裡難得不沉悶,風吹來的感覺,夾雜一絲清冷。
姑蘇藍氏宗主,所住的寒室內掛著一幅又一幅歷代藍氏宗主所留下來的畫軸。
那些畫軸被風吹撞擊牆壁的聲音,在今日聽來讓人令人些許生厭,卻也沒辦法阻止這些聲音的出現。
藍景儀批閱卷宗才批閱了一半,便有些煩悶的扔下了筆,正準備起身時,卻被藍思追一句話給堵了回去。
“窗子關起來,又見不著外頭的白玉蘭了。”藍思追沒有看向他,半垂著眼眸專注的凝視著他剛剛批改完的宗務公文,“今天的雨,不一樣,很溫柔,微風甚至還帶了點你喜歡的白玉蘭香氣,別關窗吧,景儀。”
看,藍思追總是這樣。
每一次。
他都能準確的猜出藍景儀此刻心中的想法,一絲一毫的動作,甚至是心情波動。
長年相處下來的默契,讓他們無所不能、合作無間,更是奪得人們的讚譽,堪比當年的藍氏雙壁,更加耀眼。
而現在,就連藍景儀煩躁的想要起身去關窗子的心思,藍思追他都知道。
藍景儀只暗自嘆了一口氣後,再度坐了下來,指尖摩挲著剛剛批閱過的卷宗,略微粗糙的紙面上,留有剛剛失神時,於筆尖滴落而下的墨點痕跡。
他望的出神。
暗香環繞的玉蘭花香伴隨著微冷的空氣拂面而來,許久聽不見藍景儀回應的藍思追,微微撩起自己被風吹得有些凌亂的頭髮後,才帶上些許疑惑的神情抬起頭,望向對坐在自己對面的藍景儀。
藍思追不動聲色的微微一笑,輕柔的將筆放下後,一邊舒展了一下自己勤於伏案書寫,而些許僵硬的雙肩,一邊柔聲的問道“景儀,又想喝玉蘭花茶嗎?”
藍思追自個兒在心裏思考了一陣後,便聽見藍景儀面無表情的「嗯」了一聲,沒了往常的活力,彷彿窗外無情冰冷的雨絲,帶走了他平常樂觀灑脫的樣子,整個人都染上一股憂鬱的氣息。
藍景儀沒再度回話,只是將毛筆好好地掛回筆架後站起身,他背對著藍思追望向窗外的白玉蘭。
花正開的繁盛。
藍思追停下協助批改宗務的動作,安靜地凝視著藍景儀好一陣子,最後才垂下眼眸,“......我去泡來給你喝吧?”
“...嗯。”
他原因是知道的,為什麼藍景儀現在會這樣。
原因,全都是因為藍思追。
直到對方的氣息消失在寒室內,藍景儀才扯起一絲苦澀地微笑。
藍思追其實是懂的,藍景儀喜歡他。
怎麼可能不知道,那可是連自己現在不說話、什麼事情都不用做,就懂他在想甚麼事情的藍思追,怎麼可能不懂。
他喜歡他啊。
但藍景儀不能理解的是,這人明明知道,卻總是裝死。
對,裝死。
假裝看不見、聽不到、沒有這回事。
明明自己的心情,看他的每一個眼神,都透露著對藍思追的戀慕。
總是被對方刻意的迴避。
他覺得若藍思追討厭這種感情,為何不明說?給他一個痛快也好。
至少可以死了這條心,但是很可惜。
藍思追連給他一個被拒絕的機會,都沒有。
“思追,為什麼...。”
問不出口的苦澀,問花也無語。
02.
藍景儀是在長大了以後,才如此羨慕當年的含光君和夷陵老祖他們倆,終成眷屬的愛情。
原本以為這種事,幾乎不可能會在他藍景儀的生命裡發生,直到有一天,他發現自己對藍思追的感覺越來越強烈時,他才發覺。
完了。
“呼...思、追...。”
月黑風高的夜晚,情感自心中滿溢而出,褲底下的慾望膨脹,他沒辦法遏止自己想要藍思追的心思,只能在被窩裡,煎熬的受盡思念,嚐盡愛情裡的苦澀。
“呃嗯...。”
難受的呻吟及悶哼聲,從微微抖動的被窩中隱晦的飄出,藍景儀忍著羞恥,擼動著自己敏感不已的性器。
慾望是無盡的邊界,晶瑩黏稠的液體,彷若戀愛裡苦悶的淚珠,揪心的凝結在前端,隨著他上下擼動的動作,帶著滾燙的液體往下滑動,而蜿蜒如山路般環繞而上,隱隱發燙的青筋紋路,才得以在些許溫熱的掌中淫靡舒爽的彈動著。
直至一聲忍無可忍的低吟聲,在靜謐的寒室裡,忽地拔高了一點音量後,才悠悠地結束。
隨後,藍景儀粗魯的掀開了自己的被窩,坐起了身子,明明是於春寒料峭的日子,他卻不覺一絲寒冷。
臉上帶著剛剛高潮完後的紅潤餘韻,輕微的喘著氣,汗水早已悶濕自己整個睡袍,垂眸望了一眼掌中的白濁後,他愣神了幾秒後,再度瞬間炸紅了臉。
完了。
他喜歡上藍思追,有了屬於自己初次戀愛的滋味。
草率的披了件中衣就下了床,桌上還留有著藍思追傍晚離開時,為他泡的白玉蘭花茶。
極為不雅正的灌了一口茶後,他才從旖旎的情事中,回過神來。
只不過藍景儀沒想到的是,他在很早之前,就已經愛上這白玉蘭茶的味道。
因為那是藍思追親手為他在寒室所種下的樹,以及親自為他泡的茶。
---
繼位姑蘇藍氏宗主之位的他,當初與藍思追月下的誓言記憶,仍舊歷歷在目。
藍景儀肩負起姑蘇藍氏的興榮,而身旁總有藍思追的輔助,他們相輔相依,形影不離。
藍氏家訓,讓他們隨時隨地得注意自己的言行舉止,而身為宗主的藍景儀更是如此。
他們恪守戒律,只為了不負當年藍氏小雙壁的稱號,一直以來都是如此的。
直到那天,藍景儀發現了自己對藍思追的情感時,一切似乎悄悄地變了樣,些微曖昧的纏綿情絲在彼此的眉眼間流轉,儘管藍思追掩藏的極好,但從小就跟著藍思追一起長大的藍景儀,不可能不知道。
藍思追,也許跟他一樣,對彼此抱有著戀慕的情感存在,這使藍景儀的心中一陣甜蜜的狂喜。
他在心裡暗罵著自己的粗神經,他太了解藍思追的個性了,總喜歡隱忍,小時候喜歡什麼在他面前不太會說出口,一旦自己發現了,然後再轉讓給對方時,總能獲得對方一個燦爛的微笑。
肯定是這樣的。藍景儀在心裡想著,也許藍思追就等他告白也說不定。  
在意識到這點之後,他便開始想盡辦法找時機點向藍思追告白。  
但是不知道為什麼。
每當藍景儀想要找時機點,向藍思追一吐難解纏綿的情絲之時,總會被對方搶先一步打斷,再不然就是被藍思追一句生硬且彆扭的對話直接轉移了話題。
只因藍思追對於彼此的習慣與動作,太過熟悉。
他懂藍景儀想做甚麼,也懂藍景儀似乎已經知道了自己眼裡流露出屬於情人間,才有的眉眼互動。
他們了解彼此,就像晨起時,必會聞到窗外白玉蘭花的暗香襲來那般自然。  
“思追,我想我有、重要的事...。”要跟你說。
藍景儀說的有些斷斷續續,帶上些許緊張與不安,他望向藍思追認真閱讀書卷的側臉,微微紅了臉蛋。
這是他第一次,在經歷過那個寂寞的夜晚後,嘗試對藍思追告白。
只可惜他害羞的沒有說完話,便被突然抬起頭看他的藍思追,嚇了一跳。
藍思追望向他的那一刻,帶著藍景儀看不懂的表情,只有一個瞬間。
彷彿像是看錯了那般,藍思追一改剛才面無表情的樣子,已換上平日裡和緩溫柔的眉眼。
藍思追還是往常的樣子,長大後舒展開來的英氣眉眼,總讓人移不開目光。
禮貌且不失大方儀態的溫柔笑意,看不出一絲破綻,恭敬的朝著藍景儀說道“宗主,上回從南嶺傳回來的魔物消息,已經整理好,放在那裡了。”
藍景儀有些急了,他知道藍思追開始喊他『宗主』的時候,就是對方在提醒他注意雅正,可是他剛剛是想告白,並不是想要處理公務。
“思追,我是真的有-----。”有話要對你說。
“景儀。”藍思追的語氣有些急切,但臉上依舊是淡然的影子。望向藍景儀略帶慌張神色,並看見對方微微發紅的臉蛋,不慌不忙的打斷,“你先看看吧,我現在去藏書閣幫你查找資料,晚點再過來找你。”
話音剛落下,藍思追便起身,頭也不回的離開了寒室。
“喔...好。”他被對方一氣呵成的動作,驚訝的說不出話來,目送著藍思追離去的方向。
困惑,悶塞在藍景儀的心裡。
難道,思追不是他所想的那樣...?
第一次告白,失敗。
03.
第二次是在夕陽餘暉漫灑天際之時,告白的。
那日他們協同一眾藍氏子弟,處理完棘手的魔物,返途時,藍景儀再度嘗試向藍思追訴說自己滿腔愛意。
樹林裡很安靜,只有他們兩個人並肩走路的聲音,其餘的人,早已被藍景儀一個眼神先行遣退離去。
傳來的風聲颯颯,幾片被斜陽照射的楓紅樹葉自身旁旋轉落下,藍景儀偷偷用著眼尾的餘光,偷瞄著一旁的藍思追,而那人的眉眼依舊俊朗,永遠帶著溫和笑意的臉蛋,從來都是讓他百看不膩的樣子。
他們走的極近,偶爾對碰的肩頭和手背的溫度,讓藍景儀的心跳極快,他有些不自在的抿了抿唇,深怕自己的一個心跳聲大到被對方發現。
彼此無語的走了一段路,思慮了半分後,藍景儀率先停了下來,他看向前方已經走了一兩步的藍思追,喊了一聲對方的名子後,那人回眸的樣子,都足以讓他心醉且心動。
“景儀,怎麼了嗎?”
藍思追也只有在兩個人獨處時,才會這樣親暱的呼喚著他的名子。
深吸了一口氣,藍景儀穩住自己過快的心跳,些許吞吐的說道“思追、我。”
藍思追的眉眼被夕陽漫射的柔和光線,遮擋的有些明暗不清,但藍景儀卻很清楚的知道著自己因緊張而微微顫動的暖金色瞳孔裡,裝滿著漫天橘紅的餘暉和那個他。
藍景儀從出身到現在,從來都是伶牙俐齒的存在,但他現在沒有一刻不後悔自己關鍵時刻的嘴笨。
“那個我...。”
思追,我想知道,你是怎麼想的。
想知道。
“就是...我對你...。”
你對我。是不是。
有抱有同樣的心情。
“思追,我其實喜-----。”
正當藍景儀打算一鼓作氣說出口時,藍思追的聲線響起,語氣裡的溫度,似乎還下降了幾分,含帶了一絲刻意的疏遠。
“宗主。”  
藍思追朝他微微一笑,這個笑容過於禮貌。
夕陽折射的光線,漸漸暗沈了下去,陰暗讓藍景儀看不清對方的表情,“時間不早了,我們得儘早回去,才能趕的上晚膳時間。”   
對方又一次的逃避,藍景儀是懂的。
感覺就像,被潑了一瓢冷水。
“...思追。”
“怎麼了?”
哀怨的抿了抿唇,往前走近了藍思追的身邊,認真的望著對方一臉假裝不解的臉後,才悶悶的回答,“嗯...沒什麼。”
現在,縱使藍景儀有一肚子的話想對藍思追訴說,這下也說不出口了。
然而,那天晚上。
亥時已過,藍景儀難得失眠。
輾轉反側的夜晚,都是在思念他。
他正躺在自己的床上閉著眼,腦中思考著今日傍晚時的告白,他不確定藍思追對他的心思,到底是什麼。
戀愛,很難熬。
藍景儀左思右想想不出個所以然,最終決定思緒一拋,準備入睡。
正當他即將入睡時,寒室的門傳來一絲細微的聲響。
開門的聲音,以及輕不可聽聞的腳步聲。
寒室設有宗主專屬的禁制,只有藍氏宗主本人,以及藍氏宗主所配給的專屬令牌,才得以進入,而藍思追正是那個握有唯一專屬令牌的人。
思追?
正當藍景儀在心中不解的思量著,他有些疑惑對方此刻來訪的意思,但卻沒有睜開眼,而是繼續裝睡。
原本他以為藍思追僅僅是來拿他今晚批閱完的書卷,卻沒想到對方的腳步聲,正離自己越來越近。    
隨著腳步聲的靠近,藍景儀緊張的心思越發不可收拾,他的心跳再度激動的跳動著,但面上依舊是平穩裝睡的姿態。
直到那人緩緩的在他身邊坐下,並伸出手輕輕地用指尖撥去藍景儀額前的碎髮時,他感覺到一個從來沒感覺過的柔軟觸感,自他光潔的額間傳來。
藍景儀沒有動作,只能繼續裝睡,他不敢起來,也不知道剛剛那是什麼,柔軟的不似指尖觸碰的觸感,只知道在那個瞬間,他聞到了屬於藍思追身上,獨有的白玉蘭花香。
那是他和藍思追都帶有的味道,長年一起待在寒室內,一同批閱宗務的時光,讓外頭的玉蘭香氣,悄咪咪的附著在他倆的身上,是熟悉安心的感覺。
而這味道在藍思追的身上,香氣更是揉合了他本人自身溫度的體味,變得更加溫柔和順、耐聞。
他非常喜歡藍思追身上的味道。
但自從喜歡上藍思追後,這種安心感逐漸消失,變成了一種不可言喻的慾望情感。
直到確認藍思追的離去,藍景儀才猛地睜開了眼、坐起身,些許失神地輕撫著剛剛被藍思追『觸碰』過的地方,思量了一陣後,才後知後覺的發現自己全身上下的血液,正往那處集中,久久不能言語。
剛剛那一下的觸感。
是吻吧。
藍思追也...喜歡他?
04.
離開寒室後的藍思追,原本是以平穩從容的腳步走著,直至一個轉彎處後,他的步伐越走越快、越走越急促,直到最後甚至在空蕩無人的長廊裡,悄無聲息的奔跑了起來。
他知道雲深不知處不可疾行,但是此刻的心情,激動的讓他無法如平常般緩慢的走路。
沒辦法為給自己一個合理的解釋,剛才偷偷地跑去藍景儀所在的寒室想做什麼。
起初,不過是想看一眼罷了。
卻沒想到自己再次見到對方時,情難自禁。
蜻蜓點水的吻,讓藍思追不敢多停留超過一秒的時間,他知道自己這樣下去會更加克制不住,而快速的抽了身。
再度認真的望著藍景儀俊秀安穩的睡臉,他默默的伸出手想撫摸他連日批改宗務,有些烏青的眼袋,但手伸出去了一半還沒碰著,又收了回來。
藍思追突然想起,今日下午所發生的事。
其實自己是懂的,他喜歡藍景儀,但理智告訴他,不能這麼做。
他太了解藍景儀在想甚麼了,以至於對方任何一個眼神、一個動作,都知道他此刻的心思。
第一次得知藍景儀喜歡自己時,心情有些難以言喻,甚至想逃避,並曾經在一個夜晚裡輾轉反側後,起身前往寒室。
那次在夜裡正要偷偷進門時,卻聽見對方用著充滿情慾的聲線,在寒室內輕輕呼喚自己的名字。
在那當下,藍思追只有震驚,並發現自己像隻偷腥的小貓且移不開腳步,默默的佇立在寒室外,將房內人自瀆的情事,紅著臉側耳傾聽。
不知所措。
第二次知道藍景儀喜歡自己時,心情激動的宛如初嚐戀愛的思春少年般喜悅,但他的面上依舊淡然。
開心。是開心的。
但藍思追內心的另一個憂愁,卻浮上心頭。
因為,他不能喜歡上藍景儀。
『思追,景儀繼任宗主之事,你可曾有過任何不滿?』
藍景儀即將接任姑蘇藍氏宗主的前幾個夜晚裡,藍啟仁曾經私底下找來藍思追談話。
些許蒼老的聲線,雖然已無當年他們在學時那般蘊含氣力的聲音,卻依舊帶著端正與莊嚴,時時刻刻提醒著自己藍氏家訓。
藍思追對藍啟仁是敬佩的。
他微微低著頭,恭敬的對藍啟仁說道『藍老先生,按照常規禮理,確實不應由我來繼任宗主之位。』
『在得知自己原為岐山溫室血脈後,我非常感謝當年含光君將我救回,並收我於姑蘇藍氏門下,待我如親眷子弟般扶養我長大,藍願已非常滿足且感謝。』
『姑蘇藍氏,已是我的家。』
『從今往後,我仍願作為姑蘇藍氏子弟而活,但骨子裡仍舊姓溫,藍老先生以及一眾長老的決定是正確的選擇,藍願沒有任何不滿。』
藍啟仁深深的看了藍思追一眼,而跪在地上低著頭的藍思追,依舊維持原本的動作。
『況且藍願始終相信。』
下一句話,藍思追抬起頭望向藍啟仁審視的目光,眼裡滿是清透澄澈的流光。
他溫柔的笑了起來,說起藍景儀的時候,總是忍不住想微笑。
『景儀一定可以比我更加適合勝任,未來的姑蘇藍氏宗主之重責大任。』
藍啟仁看了一眼,便轉過身子不再看向藍思追。
『往後,姑蘇藍氏的興榮便負在你倆的身上,希望你未來能時時謹遵這番話,好好輔助他吧。』
已經看到他所期望的結果,藍思追那堅定不移的真誠目光。
『是。藍願謹遵藍老先生的教誨。』
TBC.
簽名檔一枚小樂兔,快樂的讓你想嘔吐
上傳於: 2022-05-21

其他相關作品

  • 完售「你的是我的,我的也是你的。」羨澄無料配布
    魔道祖師 「你的是我的,我的也是你的。」羨澄無料配布
  • 魔道祖師[曦瑤]記故人
    魔道祖師[曦瑤]記故人
  • 完售【魔道祖師】免費無料漫畫
    魔道祖師 【魔道祖師】免費無料漫畫
  • 完售《今日的我,要跟傾慕已久的大神面基啦》
    魔道祖師 《今日的我,要跟傾慕已久的大神面基啦》
  • 魔道祖師-忘羨之癡情
    魔道祖師-忘羨之癡情

留言討論

您必須 登入 才可以發表或回覆留言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