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虎之穴 網路商店 官方網路平台!
台灣的同人資訊集中宣傳、交流平台
已收錄作品 同人誌:48,231 周邊:61,588 社團:7,167

同人誌作品

原創作品旁觀者公寓先行本《五十二歲與老年》

作品標籤
作品資訊
  • 作者:
    Note. 社團:Note.
  • 性質屬性:一般向 原創類 小說本
  • 規格:其他右翻
    出版日期:
  • 頁數:60頁
    裝訂:無線膠裝
  • 售價:150元
    內頁:黑白影印
  • 已完售不會加印
其他說明
Yesterday is history.
Tomorrow is a mystery.
Today is a gift, that’s why it is called the present.

——Eleanor Roosevelt



▼試閱

試閱一: 五十二歲與仁慈


  成熟男人對於自尊的顧慮使他們獨具魅力,她絲毫不懷疑那些年輕女孩對他的崇慕,不僅是金錢。他終究是她所選,夫妻名分也因為她的眼光而生,她從不覺得自己因為離婚這個標籤而衰老,只是身體機能在時間沖刷下逐漸衰退,每個人都是如此。
  一般男人有過兩三個對象就會比較善於表達感情(或者稱為說謊),懂得搏取女性的歡心。年輕男孩衝動而純真,偶爾有些擅長言詞的會說出令人眼睛一亮的情話,就算聲線過於造作了些,也算是一種新鮮,中年男人則更擅於勾出女人的同情。這些伎倆對於離過婚、拿過孩子還摘除卵巢的她來說並不算什麼,她也不忍男人壓低身段來討好,姑且算是某種程度上的人道主義。
  她一直覺得出生在這個自由戀愛的時代是一種幸運,至少她當初絕對不是在折衷年齡或是保全自身的情況下與前夫結婚。
  打從離婚協議生效的那一刻起,她便對自己說:不可以貶低前夫。
  每個人都有可能喜愛一件事情到不顧一切的地步,如果只是為了逃避自己的失敗、不想承認自己被割捨,就詆毀當初自己的心意,以此說服自己對方並不值得,那只是一種事後逃避,是一種自我扭曲,不僅傷害了自己,也傷害了下一個即將喜愛上的事物。
  人生承受不起不停的表錯情與自我浪費,她認為絕對不能扭曲自己,就算是替以往的自己找藉口也一樣。
  離婚後,或許心境上的調整讓她的外在也跟著產生改變,年輕男孩的搭訕加深了她對這個世界以及命運的友善,前夫偶爾寄來調情般的簡訊也引她莞爾。

  杯子的保溫品質不是很好,她發現半小時前才上桌的桔茶有些涼。
  還在可接受的範圍內,她想。
  早在離婚之前她就戒了喝咖啡的習慣,種植在坦桑尼亞的咖啡毀了四百多公頃的雨林,也讓六萬多個小孩子變成童工。
  這個數字令她頭皮發麻。
  女人吧,對於數字總是比男人敏感,或許男人不會這麼認為吧。
  離婚時,前夫在協議但書上寫下一個比預期大了些上許多的數字,基於禮貌提出了不捨,但沒有挽留。

  她一直對此感到欣慰。




試閱二:五十二歲與青春

  女孩自己拉開椅子在她旁邊坐下,緊身褲包裹的雙腿交疊。
  她將目光由皮靴上的成排鉚釘移開,黃同學的鼻樑硬挺,突出的眉骨將她的眼窩襯得深邃,極短的瀏海下有著濃密陽剛的眉毛,這是她誤會對方性別的主因。
  黃同學似乎對別人的目光相當習慣,在她注視她的這段時間,她平靜的觀察著她,像是某種公平原則下的回應,身為房東的她還不太清楚自己該怎麼反應才好。

  「自我介紹一下好了。」女孩笑著拿起桌上的衛生紙,用力地省了省鼻涕,再將揉成一團的衛生紙放在桌邊。
  她還在錯愕,對方便開了口,中性的嗓音聽不出性別。
  「我今年二十三歲,在後面那所大學讀社會學,爸媽離婚,我玩樂團、抽菸也喝酒,但不嗑藥的。有很多朋友,只是我個人比較注重隱私,除了女朋友以外我不會帶外人回家。」
  黃同學的背景有點複雜,對她這個年代的人而言甚至有點前衛(她有女朋友呢!),她花了一點時間消化這些訊息,接著將目光從她耳骨上那一排金屬環移到她的雙眼皮上,現在她只需要確認一件事情。
  「妳很誠實嗎?」
  黃同學偏了一下腦袋,那張不知道該用陽剛還是瀟灑形容的臉上浮現笑意,那是一種被引起興趣的表情。
  「哈哈,我知道妳想要說什麼。」她擺擺手,有種豪邁坦蕩的氣魄,「我很誠實,說謊被揭穿反而更麻煩,不如一開始就全部講實話。」
  「我不會惹事,就算喝掛了也只會躺在路邊。我沒辦法讓女人懷孕,長這樣子妳也不用擔心我做援交,缺點是我很直,言語上冒犯到的話通常我沒有那個意思,抱歉。」
  她點點頭,好一段時間陷入思考中。
  黃同學收回目光後抓了抓頭,似乎因為她的沉默而感到尷尬,於是身為長輩的她開口解釋:「妳沒有冒犯到我。」
  「啊,那就好。」黃同學彎起嘴角,「我剛才說的那些都是事實,有些人不太能接受同性戀,梁小姐妳如果會介意的話就直說,我也不想浪費妳的時間。」


試閱三:五十二歲與衰退

  年齡和她相近的保險業務將好處說了一遍又一遍,直到她能夠複述保障內容才要她好好考慮,終於可以結束這一通疲勞轟炸。在她的認知裡,這把歲數的人應該要坐在辦公室裡面當主管了。或許是二度就業吧,這年頭不容易,工作不僅要認真還很靠運氣,每次想到這裡,她就覺得自己是幸運的,比起公寓裡的任何一位房客,她的人生簡直就像童話故事。
  四十歲以後她漸漸用水果取代晚餐,飲食方面也越吃越清淡,剛才在咖啡店時那塊乳酪蛋糕已經超過應當攝取的熱量,她告訴自己等等要多喝點水才行。
  人的感官細胞會隨著年紀退化,如果放任自己吃重口味,等到年紀再大一些的時候就會像遲鈍的昆蟲,驚慌地拍打翅膀才發現自己深陷慢性病的蛛網中。更何況,老化都是從胖或瘦開始的,想要維持身材和健康就必須避免極端。
  長年病灶已經和未睜眼的孩子一起離去,摘除子宮卵巢後的骨質疏鬆問題她一直都小心提防著,年輕時習慣翹腳,以後可能會有坐骨神經痛……如果能對自己的狀況做出評估,那麼生理上的、直接和老年有關的恐懼也就僅止於此,至於意外造成傷殘一類的事情,本來人們每天就面對著各種危機,還是將平安託付給老天爺吧。
  她將來電紀錄清除,撥開穗簾到裝潢簡約的廚房燒開水。
  具有防乾燒功能的檯面爐有三口爐座,不過平日她最多只會用到兩個,她喜歡用特大號的不鏽鋼水壺一次煮兩到三天的飲水,這是和前夫一起生活時留下來的習慣。
  等待沸騰的這段時間,她回到臥室換衣服,書房的門板上掛著寫滿行程的月曆,她這才想起明天要跟二樓的典希還有小黎去聽音樂會。
  在前夫家時,她有一間單獨的臥室和收納著成排服飾的更衣間,搬到這裡時處理掉了許多再也沒有場合穿的衣物,剩下一些款式簡單的長褲和洋裝收在衣櫃中。她從雙人床上拿起睡衣,將手背到身後,一拉下拉鍊,連身裙就唰地掉落地面,她用隱約浮現靜脈的手解開內衣,轉頭看著旁邊的梳妝台。幽暗的光線從紗質窗簾透入室內,鏡子裡面站著一個皮膚鬆垮的女人,她對她笑了笑,將垂落臉龐的髮絲勾到耳後。
  以前年輕的時候,她常對著鏡子照,用世界上最挑剔的眼光盯著自己的身體線條,然後滿懷罪惡的想著最近吃的甜點和美食。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她漸漸地看習慣了這副身軀,已經有點下垂的乳房、骨盤到腰部之間鬆弛的皮膚,使用了五十二年的身體就像是放在水龍頭下承接漏水的臉盆,某一天,老化的浪潮會潰堤,將她長年打下的基礎一舉淹沒。
上傳於: 2014-08-11

留言討論

您必須 登入 才可以發表或回覆留言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