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的同人資訊集中宣傳、交流平台
已收錄作品 同人誌:51,064 周邊:65,863 社團:7,388

同人誌作品

聖なる奇跡のような

作品資訊
  • 作者:
    Cheers 社團:Cheers
  • 合同作者:尾草
  • 作品:鑽石王牌
  • 配對:御澤
  • 性質屬性:女性向18+ JUMP系 小說本
  • 規格:A5左翻
    出版日期:
  • 頁數:72頁
    裝訂:無線膠裝
  • 售價:150元
    內頁:黑白印刷
  • 已完售不會加印
  • 本子中心:御幸一也 x 澤村榮純
特別說明
  • 接受簽名
其他說明
讀後心得徵集表單:
https://docs.google.com/forms/d/1MQYMAtpYHVN6fUPUy4BaLQr2KTJpIyQ5nQ5QhtB0dzg/edit

※ 2/6 一刷完售



以【 驅魔師 】為主題的御澤雙人合本
因為彼此而劃破迷惘的兩個故事

─────

刊名:聖なる奇跡のような

收錄:

   嘘と本音を交わす by 尾草
   君に出会って夜が明ける by 淨琤

封面:尾草
排版:尾草
規格:A5 / 左翻
字數:2w+ / 1w+ (合計3w+)
售價:150~180 NT

─────

。《嘘と本音を交わす》試閱

  他拿著文件又翻了翻午後外出需要記取的資料,再度核對腦子裡的資訊沒有背誦錯誤才稍稍放鬆精神,扭了下昨晚睡得有點僵硬的脖子。
  擦得透淨的玻璃窗無視物理原則朝著走廊投入了一顆盲彈,地板被接近正午的烈陽鍍上一層金亮,刺眼得讓他遠離窗檻貼著還沒被占領的陰影處步行。
  身旁的馬拉穆犬倒是挺中意地選了個不太會礙到來往行走的地方,四肢一趴甩著毛色亮麗的尾巴休憩了起來。
  看著那一臉愜意的表情,澤村有點懷疑自己的宿舍採光也不差,不過是空間狹窄了一點、雜物多了一點,為什麼牠看上去比待在家裡還舒適?
  一邊勸著自己的使魔別在這裡曬日光浴,他聽見背後有誰緩步過來喊著自己的名字,反射性想為自己使魔肆意的行為道歉的澤村改向來者精神飽滿地行了禮。
  「渡邊前輩,午安!」
  「午安,正巧,我正在找你呢。」
  領帶打得端正,配上一身澤村眼光再差也看得出來質感不凡的灰色西裝,渡邊溫和地漾開了嘴角,示意澤村跟上他的腳步,機敏的使魔也早在這位前輩和自己的主人談話的同時就端坐起身,乖巧地亦步亦趨在澤村身後。
  「下午也要出勤對吧,抱歉了在這個時候,但恰巧有份任務想讓你接手,詳情得到高島小姐那邊去談了。」
  對方歉疚的神情讓澤村連忙答了聲不要在意,不過隨即為了後半段的重點睜大了眼睛。
  與渡邊不同,職位不高的澤村衣櫃裡沒什麼正式的西裝,平常工作也就是一套配置的黑色制服大衣一路用到底也沒什麼問題,但當渡邊敲了敲刻著處室職稱的門扉時,他還是趕緊扯了扯衣襬,盡力整理了自己的儀容後進入了大人物的辦公室。
  「高島小姐,我帶澤村來了。」
  「您好!」
  穿著黑色套裝的女性推了推鏡框向兩人點點頭,就連手指的一點動作都散發知性。
  「好久不見了澤村君,取得驅魔師執照以來還是第一次見呢。還適應工作嗎?」
  「是!多虧您的福!」
  「你午後還有任務,近況就以後有空再聊吧。明天有個緊急工作想交辦給你,才這麼臨時找你過來。」
  從抽屜拿出文件夾,澤村接過高島推過來的資料拆開封口簡單翻閱了幾頁。
  「這個,交給我……是嗎?」
  眼前靠在辦公椅上解說的女性習慣性地推了一下眼鏡,她傾身往前把手交疊在井然有序的文件堆上,犀利的雙眼不容置喙地隔著鏡片凝視著澤村再度點了頭。
  雖然澤村也不是要否定上級對他能力的肯定,第一次接到上級任務老實說他開心得想拿著任務單去跟師傅炫耀。
  把一長串的問候語還有不必要的冗詞通通忽略過後,最簡單明瞭的任務明細每次都壓在最下面的一張萊妮紙上,這次也同樣用著壓印畫著幾個大字。
  ──調查城鎮惡靈。
  任務的內容實在太過簡單明瞭,澤村一時之間不知道該質疑擬稿任務單的人事,還是該線慶幸目標對象沒被貼上什麼窮凶惡極的標籤。但隸屬於情報部門的工作類別還是第一次碰到,澤村頓時顯得手足無措。

  「我想你不必對任務內容感到擔憂,這次任務的協助搭檔是御幸君,他會帶著你進行的。」
  「什麼?!」
  「不用擔心,這次只是去查訪而已,若遇上什麼危險御幸君還是很靠得住的。」
  「不,我不是擔心那種事,不如說為什麼是那個人……」
  「真是抱歉,事出突然,我只能先指派任務歸屬,但我相信你們是可以合作無間的。」
  高島帶著歉意地說明,踩著高跟鞋的腳步站起來湊近了年輕的驅魔師,鼓勵似的拍了拍對方的肩膀,嘴角帶著淡淡笑意地把澤村送出了辦公室。
  「這樣真的沒問題嗎?」在澤村闔上木質門扉後渡邊惴惴不安地開口。迫於上司的威壓,澤村可是一句反駁的勇氣都拿不出來扁著嘴巴被請出去的。
  「這兩人終於有機會搭檔了,我可是很期待的呢。」

  只能無奈離開的澤村當然不會聽見高島那番饒富趣味的回答。
  能夠受到肯定他當然高興,每個人都希望能成為獨當一面的驅魔師,如今這個機會就像哲前輩面前放了將棋、純前輩眼前擺了少女漫一樣,大餐都端上桌了當然沒有不拿著刀叉開動的人!
  能讓他大展身手光耀門楣他是不可能會拒絕,但為什麼!偏偏!是御幸一也!!
  他被請出辦公室後怎麼想還是不滿,轉過頭就想敲門請求更換搭檔,只是舉起的左手還是默默收了回去,因為自己的任性而更動任務分配實在是太丟人了,好歹也是個大人了總該學會忍耐,現實就是充滿了不講理和不公義,哼!

  勉強說服自己後,澤村滿面愁容的邁向鄰近高島辦公室的等待室前進,就算是驅魔師的使役,也不能堂堂地帶著牠去和上級面會,澤村只好讓黑爾在那裡等著。萬幸的是黑爾似乎比他還要懂社會上的潛規則,那種託顧在寵物店裡毛孩子上演大鬧劇的景象一次也沒看過……雖然黑爾也不是寵物就是了。
  「黑爾……!」
  澤村轉開門把,一聲委屈地叫著使魔的名字,室內的窗廉沒被拉上,以為會看見黑爾無聊到假寐的澤村想著抓抓毛茸茸的馬拉穆犬治癒一下,卻沒有心理準備的碰上帶著眼鏡的男人也坐在裡頭,偏淺的褐髮讓跌入的陽光又鋪蓋上了一層金黃,有點長的瀏海蓋住他的表情。黑爾在他的撫摸下舒服地蹭著耳朵,半瞇的藍眼看到主人的到來招呼般地叫了一聲。
  「結束了嗎?看到你的使魔在這,我就先進來等了。」
  澤村呆著腦袋一時轉不過來,倒是在黑爾的提醒下御幸先向他點了點頭。
  ……不會吧,說曹操曹操到嗎!
  澤村把牠的使魔喊了過來,看也沒看對方的臉,僵硬得打了招呼。
  「任務單看了吧,想簡單討論一下,願意給點時間嗎?」
  「……您請。」
  澤村挑了個室內離御幸最遠的位子一屁股坐下,重新打開了剛收到的文件夾豎起雙耳。
  私人恩怨是一回事,但公事又是另一回事,牽扯到安全還是些有的沒的程序,貫徹工作的精神仍是澤村至上的守則。
  「這次任務的分類雖然是情報探查,但若發覺異變,或是查明原因是可以直接轉成淨化任務就地處理的。」
  「欸?不用先回報嗎?」
  「因為發生的地點是交通樞紐的中心,現在緊急撤離了大眾,但不盡快解決,頭痛的人只會越來越多。」
  「是。」
  「大概就是這樣,現場可能也會用大陣法進行淨化的動作,多少做點準備吧。」
  啊咧?意外的乾脆?
  澤村把表情藏在了紙張後面,餘光瞄著對方的談吐動作略感驚訝。自己轉成工作模式時都是盡量面無表情,平靜無波地帶過,但對方也是一副公事公辦的態度就讓他心裡忍不住冒氣。
  什麼啊那副口吻,只要不礙到自己的事的話,工作搭檔就算一臉厭惡地在生氣都沒關係是嗎?!這個人的人際關係調節能力怎麼還是一樣不及格啊!那個什麼,中央空調嗎?!一點也不會變通!
  「澤村。」
  「咿!」
  澤村嚇得差點灑了一地的資料。才在心裡說完當事人的壞話卻忘了當事人就在旁邊,看著御幸換了個坐姿,一瞬間以為被看透心思的澤村頓時心虛地乾咳了兩聲。
  「澤村。」
  「有、有什麼事?」
  該說的話都已經說完了吧!還特地多喊了一次是想幹嘛啊,可惡!
  想忽視對方特意為他留的台階都沒辦法,澤村只好乖乖的走了下去。只是對方喊了自已的名字,卻遲遲沒有下文。男人一雙眼睛直盯著自己,站起身一步步在他眼前放大身形,卻沉默地一句不語,空氣安靜得隨之擠壓,彷彿兩人之間無形的距離通通濃縮成了垂掛在脖子上的石頭,重得抬不起目光。不說話是吧?反正他們之間的確也沒什麼話好說,那麼可不可以早點放他離開了?
  澤村尷尬地扭動身體,一張臉僵硬地考慮到底要先開口離開還是就這樣耗掉所剩不多的午餐時間。
  他的內心已經糾結到快要憋不住了。有話就快說,沒話就讓我滾!
  於是澤村猛然上前揪住對方的衣領決定讓這場默劇就此了結……預想是如此的。
  在澤村準備執行計畫的一秒以前,御幸先有了動作。
  蓬鬆的黑色腦袋上多了一點不屬於澤村的重量,比他還大上一些的手掌拿捏著力道揉著他的頭髮,偏冷的體溫時不時地碰觸耳廓。
  比起質問對方突如其來的行為,或是惋惜不能揪亂對方始終整齊的白領,澤村的思緒在意識到對方正在撫摸自己的頭的那刻,一下子空白當機。
  ……什麼?
  他在,做什麼?
  「──。」
  低沉的嗓音迴響在耳邊,明明對方終於開口了,他卻一個字也聽不進去,門外的腳步,窗外的風聲,黑爾的動靜,所有的一切跟著御幸的話語混雜在一起,鬧哄哄得宛如祭典的慶樂砸在腦袋只剩下了滿滿問號。
  澤村呆愣到不知道對方說了什麼,只知道對待孩子般的動作中似乎揉入了一點點,那麼一點……他覺得自己不能察覺的東西。

  「嗚汪!」

  黑爾響亮的叫聲瞬間把自己拉回了陽光片灑的午後。御幸目不轉睛地看著他,太過於令人安心的動作讓他陷在混亂的記憶與感受裡動彈不得,所以澤村使盡全力地大喊:「黑爾!」
  披著黑毛的使魔遵循著主人的命令,興奮地跳起前腳往御幸身上撲了過去,連人帶犬一塊從澤村的身邊摔開,他看都沒看儀表堂堂的男人狼狽跌坐在地板的模樣,發揮這幾年培養出衝刺百米的行動力一溜煙就跑出等候室。


  開什麼玩笑啊御幸一也──!
  澤村在內心疾呼,惱羞和憤怒全衝著那四個字用力咆嘯。沒在乎路過的熟人向自己打的招呼,澤村此刻只想離那個男人越遠越好,最好半徑一公里的氣息裡都不要有他的存在最好一樣,雙腿加速狂奔。
  這算什麼!動搖人心的戰術嘛!想看我明天任務失敗好讓你嘲笑是不是!明天我就完美地成為人人稱讚的驅魔高手,你等著瞧混帳眼鏡──!


>>>


。《君に出会って夜が明ける》試閱


  繁華。
  這是御幸對這個城市的第一觀感,明明是夜晚卻亮得像白天一樣,甚至那刺眼得炫目得人工燈火感覺還要比自然光更亮,這樣形容也許誇張了點,畢竟人造的燈光不可能比太陽光的亮度還高。而那令人目眩神迷的燈光和這滿是人潮的城市街道,卻只讓他覺得疲憊。
  看上去也許很熱鬧吧,卻只是讓他產生距離感,恍若他與這個世界是格格不入的──但這其實也與他無關。他並不是來遊樂的,因此這座城市的繁華與否並不重要,他不過是來打棒球的。
  球賽結束後不久便會離開這裡。
  這樣一想那種不適感稍稍淡了下來,他只要能在球場上發揮自己的功用就好,腦中只需要思考怎麼樣才能更大限度地引領投手的能力,以替球隊帶來勝利就好,沒錯。
  大概是因為獨自待在選手休息室,手邊又沒有其他事情要處理,御幸覺得自己似乎比平常更感性,無關緊要的事想得有點多。
  真的是無關緊要的事嗎?
  他其實很清楚令自己感覺無法融入周遭的,不單是陌生的城市氛圍,還有從小到大就一直存在的人緣問題也加強了這份突兀感。
  如果只考慮沒有人陪伴會感到孤單的問題,他倒也不怎麼介意了,畢竟從有記憶開始就是這麼過的。然而,當隊上的選手和他也處不太來的狀況下,就算球場上的配合還行,但在默契方面多少還是會有影響,儘管知道這個問題得解決,他卻也不知道從何下手。
  人際這種事情真的很麻煩。
  沒有具體規則,也只能靠自己摸索克服,沒有人能提供協助──
  忽然「碰」地一聲,門被用力打開,一個東方少年拿著一瓶礦泉水大喊:「惡魔啊!快現形吧!」
  看著少年一臉認真的模樣,御幸真不知要從哪裡吐槽起,現在的少年已經中二成這副德性了嗎?而且對方剛才喊的還是日文,幸好這裡就他一個人,否則日本就丟臉到國外了。
  「喂、我說你呀,是怎麼進來的?這裡不開放閒雜人等入內。」
  敢這樣不管不顧地衝進來的,要嘛是瘋狂粉絲要嘛是想鬧事,以對方的樣子看來感覺偏向前者──藉由誇張的方式引起注意什麼的。
  原本他就沒想過能靠一句話讓對方撤退,只是該勸阻的還是得勸阻,尤其對方和自己一樣是日本人,他不想把場面弄得太難看,只是少年聽完這樣的勸阻卻是理直氣壯地回復:「我才不是閒雜人等,我是來驅魔的。」
  至此,御幸只能無奈地揉了揉自己的額角,雖然不想丟自己國家的臉面,但看來也只好請其他人員協助勸離了。
  然而御幸才剛站起身,對面的少年便扭開瓶蓋並將水潑到他身上,御幸沒料到少年會做出這個動作,不及閃躲的狀態下,全身都被水潑濕了。他正要發火,卻突然有一團黑氣從他的體內竄出。
  一見到黑氣現形,少年立刻將手中剩餘的水潑向它,但還是慢了一步,黑氣在被迫現形的下一刻便朝門口飄散。
  少年「嘖」了一聲顯然是對這個結果感到不滿,御幸則被完全出乎意料的發展給驚愣。
  「看到沒,那就是魔。」
  「它可能還會再回來找你,所以我暫時和你一起行動吧。」
  「哦、對了,剛才來不及自我介紹:我是澤村榮純,目前算是……見習驅魔師吧?」
  青澀的臉上綻放著傻氣的笑容。
  而這就是,御幸和將改變他人生的少年,初次的相會。


  「所以說……你為什麼要跟著我?」御幸看著後頭多出來的「小尾巴」無奈地開口,從驚愣的狀態反應過來後,他對眼前的少年雖然不似最開始覺得對方只是中二病少年,但也還是無法信任,更何況放任對方黏著自己。
  「嗯?我不是說了要暫時和你一起行動嗎?」
  說是說了,但那是對方自說自話,他可沒有答應啊。
  「那個魔隨時會回來找你哦。」
  「你的角度看可能只覺得是一團黑氣,可是它其實長得很猙獰,也許半夜會被它嚇醒哦?」
  「而且那東西對你影響不好,再加上……」
  「好!打住。」他也大概認清少年很喜歡說話,一說就是一長串,只得先行打斷對方。「我根本不認識你,所以就算你說的再多,我還是無法信任你,尤其你說的東西根本有違常理。」
  回應他的是噴濺他一身的水花與身後傳來的高頻尖叫聲,有了不久前的經驗,這次他終於能稍微淡定地看著少年將第二瓶不明液體收進隨身包。
  「抱歉啊,剛好看到一團黑氣就順手潑了,還好只是剛成形的魔很容易消滅的!剛剛說到哪來著?哦、對,我們怎麼算不認識呢?我不是自我介紹過了嗎?」
  「不記得了?真拿你沒辦法,我再說一次,這次你要記好啊!我叫澤村榮純。」
  「你的體質似乎很容易招魔,真的不打算讓我跟你一起行動嗎……啊、對了還沒問你叫什麼啊?」
  先後距離不到幾小時,相似的情景再度上演。
  這次御幸終於覺得:順應著發展吧。
  而後才緩緩地無奈地回復:「……御幸一也。」
封底/試閱
上傳於: 2017-05-03 更新於: 2018-03-01

其他相關作品

  • 完售Summer
    鑽石王牌 Summer
  • 完售四眼萌子消失事件簿
    鑽石王牌 四眼萌子消失事件簿
  • 完售[御澤]傾心 突發小說薄本
    [御澤]傾心 突發小說薄本
  • 總匯三明治
    總匯三明治
  • 鑽石王牌 御澤同人小說 《星願》-Stand by me-
    鑽石王牌 御澤同人小說 《星願》-Stand by me-

留言討論

  • 水落公主 (2017-09-22 15:56:37)
  • 請問還有貨嗎?
    • 淨琤 (2017-09-23 12:08:05)
    • 還有的 // 匯款方式提供郵局無摺;取貨方式提供掛號郵寄、超商純取貨
  • 辰辰 (2018-02-03 15:23:16)
  • 感覺題材很新鮮吶,有想入手,但是沒有蝦皮帳號嗚嗚~想問問還有餘本嗎?
    • 淨琤 (2018-02-03 20:53:06)
    • 還剩一本 (>﹏<)
  • 辰辰 (2018-02-03 21:38:31)
  • 哇!那我可以預定這本嗎?想入手!
    • 淨琤 (2018-02-04 20:28:42)
    • 可以阿,回私訊 //
  • 水落公主 (2018-03-13 10:56:41)
  • 完全沒發現作者有回信!!
    錯過最後一本了QQ

您必須 登入 才可以發表或回覆留言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