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的同人資訊集中宣傳、交流平台
已收錄作品 同人誌:57,235 周邊:78,491 社團:7,801

同人誌作品

Where Oceans Bleed into/海洋逆流之處

作品資訊
  • wildmoon 作者:
    擬態 社團:擬態
  • 共同作者:速水
  • 作品:Good Omens/好預兆
  • 配對:阿茲拉斐爾/克羅里(攻受不分)
  • 性質屬性:女性向 歐美影劇類 小說本
  • 規格:A5左翻
    出版日期:2019-09-21
  • 頁數:114頁
    裝訂:無線膠裝
  • 售價:220元
    內頁:黑白影印
特別說明
  • 量少
NT$150
電子書
低實體書
32%
BOOKY 立即購買
其他說明

電子書版本未收錄插圖
封底/試閱
上傳於: 2019-09-10 更新於: 2022-11-18
電子書試閱

- 然後,他們就不再往下讀了 -


- 然後,他們就不再往下讀了 -








「當我們讀到那引起慾望的笑容,被書中所述的大情人親吻,
我這個永恆的伴侶就向我靠攏,吻我的嘴唇,吻時全身顫震。
書和作者,該以噶爾奧為名。
那天,我們再沒有讀其餘部份。」




──《神曲》地獄篇,第五章/但丁






克羅里不進食。


他的形體不依賴食物維持,而他本身對人類食物向來興趣缺缺──除了真的、真的很好的酒,酒是另一回事。


完美。


克羅里在那道喜滋滋的低語飄過耳尖之前就先翻了個白眼,他聳聳鼻尖將在瞌睡中滑到鼻梁的墨鏡頂回原位,打了個響指,一面古典雕紋梳妝鏡憑空浮現眼前,他皺著眉咂舌,又一個響指,梳妝鏡伴著一小陣委屈的白煙縮成了一個巴掌大的手持化妝鏡。他讓鏡子往前滑了幾吋正正浮在眼前,左右側了側頭,指尖擦過鬢角那道蛇形的圖紋,「完美。」


「克羅里?」


即使提高音量依然有禮近乎拘謹,克羅里轉頭前嘴角上勾的弧度在回頭時顫了顫,「雖然我早就知道……」他畢竟還是吞回了「品味」這個字眼,如果他想讓自己多年的友人焦慮到爆炸,機會多得是,倒也不需要挑在此時此刻。


天使依然一身素雅的天空藍襯衫搭配褐色背心,只是取下了領結、大衣,換上格紋的長袖圍裙,本就略顯豐腴的身形在視覺上硬是比平常更多了幾分圓潤。「我想,你是否想先試試味道?呃不是我沒有信心,我試做過幾次,只是,那個、沒別人吃過,所以、」


你知道我們根本不需要人類食物的,你清楚得很。就連品評人類食物都是對自我種族的挑釁,這你更清楚。


「你這次又做了什麼?」克羅里問。


「哦,噢,」阿茲拉斐爾揚起的唇微微噘起又拉平成害羞的笑,「主菜是小羊排,奶油口味,很多很多蕃茄,義式做法,你知道,」他一開口就有點停不下來,「配菜我做了甜菜根和蘑菇,搭配水菜沙拉,松露──」他頓了一下,眼角微微垂下的方式無聲透出一絲受傷,「你不喜歡。」


「不,沒有,」語言從他嘴裡滑出流暢真誠堪比謊言,「怎麼會,我什麼都喜歡。」


「哦,」天使縮縮肩,圓圓的眼彎成柔軟的弧,他重新笑了出來,「噢。那……很好?」


「小羊排。」克羅里提醒,「你說到小羊排。」


「對,小羊排。我仔細煮了兩天,正確來說是46個小時,」他無視了克羅里喃喃的「對,你睜著眼睛站在那裡一動不動,我差點以為你暈過去了」,手指輕輕擺動的姿態幾近興高采烈,「維持在58至65度,你得承認這溫度相當宜人,對吧?」


「你為什麼不能就是,」克羅里停了幾秒加重語氣,「烤了它?」


「克羅里。」


為那不可置信的語氣和提高的尾音翻了個白眼,惡魔甩甩手指,「所以我們現在是要吃它還是怎麼來著?」


「有時我真不知道自己為了什麼。」阿茲拉斐爾拉正........................(購買閱讀完整內容)...

- 告訴妳們一件奇怪的事:是她誘惑我的 -


- 告訴妳們一件奇怪的事:是她誘惑我的 -








陪審團冷淡的女士們!我以為至少要等幾個月、甚至幾年,我才敢向朵拉丙絲.海茲表露心跡。
可是,六點鐘她便完全清醒,到了六點十五分,我們實際上已經是一對愛侶了。我要告訴各位一件非比尋常的事:是她主動引誘了我。





──《羅莉塔》/弗拉基米爾.納博科夫









-01-



阿茲拉斐爾不種植。


東門天使駐守通往伊甸園之路,在成為一名戰士[01];一名天堂放在地球上與地獄對抗的監督者[02];一名書店老闆[03],之前,他更多認為自已像是一名園丁。


當他走進庭園,令他困擾的總是一有機會就爭相停在他身上的吱喳鳥群;當他坐進涼蔭,即使是不合時節的花朵們也老是無視禮儀怒放個不停。


這,真是太不莊重了。他從來不會真的說出口。


在很長的一段時間裡,阿茲拉斐爾凡是走進任何草木聚集之地,稍微久待一會兒,就算只是一小會兒,都能感覺自己被植物們的愛意淹沒,他不真的討厭,畢竟他是天使,愛與喜樂幾乎就是組成他的核心成份之一,但。




「這東西是怎麼回事?」




沒記錯的話,那大概是二十世紀某一年的冬天。


那時克羅里突然迷上了現身倫敦街頭沒多久的紅色路霸,沒什麼事的時候──也就是指,大多數時刻──,他會換上當下流行的服飾(並將其強制改成濃淡不一飽富層次的黑),興致勃勃地坐在上層車廂滿倫敦轉上一整天。


克羅里在那些僅是觀察人類便能帶來一陣愉悅的片刻時光中不曾想起他的朋友。或許是因為紅色車體穿梭暗沉街頭的景象在他眼中彷彿隱喻著血紅利劍切割地獄諸惡之混沌(那真是、真是太引人發笑了),或許是因為坐在上層俯瞰人群時拂面的風莫名有著新鮮的氣味(他總能坐到一個忘記安上窗玻璃的位置旁,這樣不論有誰抗議冷風颼颼也不能說服他關上車窗),好心情的巔峰總出現在有人不慎跌下車那瞬間,他從不出手增加危險性,不,他只是看著那些人狼狽伸手撲抓扶手然後慘痛被拋在車後,笑得宛如被逗樂的蛇。


巴士轉呀轉,克羅里一次也沒有想起他的朋友。直到那一天,他在巴士上層看見路邊一小攤散落的書本,和他一臉懊惱的天使。




「這東西是怎麼回........................(購買閱讀完整內容)...

NT$150
電子書
低實體書
32%
BOOKY 立即購買
宣傳小喇叭

留言討論

您必須 登入 才可以發表或回覆留言討論